Thread Rating:
  • 0 Vote(s) - 0 Average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别告诉你妈妈
Hugo Spa, 尖沙咀男男按摩, 上門/酒店按摩服務, Outcal Spa, Tsim Sha Tsui KinDO, 香港第一男男按摩服務, 旺角男男按摩, No.1 Gay Massage in Hong Kong

 

#1
Wink 
翻译自外国网站,稍微有点长

我妈妈在我爸爸去世3年之后,和Em结婚了。从那时开始,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从这个男人第一次走进我家的时候我就讨厌他。我妈妈被他糊弄的晕头晕脑。

Em是一个有点暴力倾向、性格粗暴、机会主义、满嘴谎言的小人。他大概45岁,比我妈妈要小很多。他非常邋遢、体格健硕、很高,有一点点的肌肉,胡子总是乱乱的,大概两三天才会刮一次。他总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。总是出汗,让他背心的胸部和腋下都被打湿了,能看到汗毛若隐若现。加上他像拳击手一样硬汉的面孔,他的形象总是一副不修边幅的直男样子。

他做香肠批发工作,通常他是早上开着开车出去送货,下午比较晚的时候回家。而只要他回来,我就会把自己关在屋里不理他。在我妈不在家的时候,他对待我的态度非常糟糕。除了一直冲我大吼大叫之外,还会推打我。说实话,我也很怕他。我恨他,但是我却不敢反抗他。他魁梧强壮的身材经常使我感到害怕。正因为担心我有一天会成为他暴力倾向的受害者,所以我一直忍受着他对我的羞辱。

这一切都在那一天改变了。继父要去C市送货,我妈提出让我跟他一起去,她天真地认为这样我们的关系能够得到缓和。但是到C市要一整天的车程,对我来说简直像是世界末日。

等我们上了车,Em一如既往地带着臭脾气。然后时不时地教训我一下,依然是那种羞辱性的、让我感到很没用的话。他的表现让我感到恶心。我转过去看他。还是那张脸,那件万年不变的背心。在外面他又套了一件衬衫,但是没有系扣子。下面是满是污点的、脏兮兮的牛仔裤,和一双很久的高腰皮鞋。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,从左到右的转来转去。他的外形真是没有一点让我看得上的,更别提那驴一样的吼叫声。他说要去C市送两批货,而且他想要让我和他一起。当然,他会这么想了!因为让别人一起他还要给钱。

而更加倒霉的是,下午Em的这辆破车在路边抛锚了,整辆车都在冒烟。我有些害怕,担心这个意外状况会让继父的臭脾气彻底爆发。他修了大概几个小时。偶尔他会让我帮他一下,但是我什么都不会,换来的则是他的辱骂。就这样,天开始黑了。最后幸运的是,我们终于碰到了一辆在道路上固定执勤的救援车。修车师傅非常不情愿的帮我们修了车,大概又过了一个半小时。继父付给他维修费,我们才重新上路。但是这时夜已经深了,我们浪费了一天的路程,而且两个人都很累。看到远处的灯光近了,继父有些结巴地说:

-那应该是一个服务区。我们停车在那里过夜吧。我快要累死了。

下车之后,我们发现这是一家情侣酒店。至少曾经是吧,不过这里看起来没什么维护,一大半都已经废弃了。

我们走进办公室,一个大胡子的中年人出来迎接我们。

Em看了他一眼没打招呼说:
-还有房间吗?

-有。但是我们的房间都是双人床。需要两间房吗?

我正要说太好了,但Em抢先回答了:

-我没有两间房的钱。这是我儿子,他得和我睡。一间房就可以。

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。要和这个混蛋在一张床上过夜,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?

服务员带我们到了尽头的房间。看到停车场上停满了车,我估计今晚酒店里打炮的情侣还不少。

进到房间,我差点哭出来。继父坐到床边,还跳了跳,想试试床的软硬度。然后他打开电视,脱掉衬衣和背心,看了我一眼:

-去,Ma,把衬衣洗了。然后挂在窗户那儿,这样明天大概能干。

我点了点头走过去。他半身赤裸地看着电视,应该没注意到我拿起他衣服时一脸厌恶的表情。但我还是去厕所把衣服洗干净了。出来的时候,我看到Em已经躺在了床上。他已经脱了裤子,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。我有点不知所措,因为房间里面除了这张床在没有别的能坐下的地方了。


-过来,你怕我吗?

-没有。

-别犯傻了,过来。

-我在这儿挺好的。

-我让你过来。

第一次,我担心一直害怕的事情要发生了。我慢慢坐在了床上,假装看着电视而不去看他。

-对不起,Ma,你看到了,今晚我们要睡在一张床上了。

他的语气有些奇怪,过了一会儿,他继续说:

-我想,我们这位先生应该不会介意的,是吧?

-完全不会。

当然,我撒谎了。

-那睡吧。明天我们还要早起呢。饿的话,包里有你妈做的三明治

-我不饿。

-我也不饿,那个该死的破车已经把我气饱了。操。你一直都是这个白痴样,你妈还指望这趟旅行能让我们和好。你不知道对我来说,你就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吗?你看不出来吗?
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我猜想,他这么说大概是继续想让我觉得难受吧。

-但是你看你,一直就不说话。这样的话我怎么能知道你在想什么呢?

对话中我们始终没有看对方,他在看电视,我则盯着地板。

当我开始脱衣服时,我有点不好意思了。因为他突然不再看电视,而是死死盯着我。我加快了速度,脱到只剩内裤。

-自从两年前我们一起度假之后,我就没见过你没穿衣服。你已经长成一个大人了。什么时候开始你也有这么多体毛了?

我并没有太重的体毛。但是在我的胸和肚脐附近确实最近长出了很多。

-我没说错吧?如果你四肢也有这么多毛的话,你就像是我亲生的一样。

看得出来,Em想要表现的和蔼一点。但我却更害怕了。通常这种和蔼的表象背后,都不是什么好事情。我非常的紧张,而他还在无耻地看着我。

 

-靠近一点,让我在灯下面看看。

 

我走到床边,想直接钻到被子里结束这种羞辱。

-等一会儿。

他笑了一声说。

-书包里有剪子,帮我剪一下指甲。今天我太累了。

他用脚指了指书包说。

 

我内心咒骂着他,但还是照做了。想到要碰他那双臭脚我就觉得恶心。


Em把袜子脱掉,把手背到脑后躺好。我坐在他脚边的时候,他终于把眼神从我身上移开,又去看电视了。我把一只脚放到我腿上,开始给他剪指甲。我要分开他的脚趾,但是它们是在太脏了,每隔一会儿我就感到一阵反胃。Em完全放松下来,两条腿大字岔开。我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,但是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两条毛腿往上看。最后停在了他两腿之间的勃然大物。他的内裤刚刚好能罩住这一大包。能清晰地看到两条肌肉明显的大腿尽头是一座伟岸的大山。顺着大腿根的部位,内裤已经遮不住他全部的阳具。能从那里看到他的阴茎是向一边侧过去的。宽度令我震惊。当然,也是被他浓密的体毛覆盖着。他蛋蛋外面,应该是他最柔软的皮肤了吧,也和其他部位一样长满了毛。这幅景象让我有点矛盾。这是一个非常让我讨厌的人,但是我又被他的身体深深吸引了。当我剪完一只脚后,他把另一只伸了过来,说:

-很好,儿子,很好。指甲长吗?

-很长。

-嗯,专心点,不要剪到我的脚趾了。

 

我继续。但是当我要开始剪的时候,刚才那刺激的景象又回来了。我尽量偷偷地往回撩。他两只手放在头后,浓密的腋毛肆无忌惮地漏在外面。那里分成了两部分,一部分向上,另一部分向下,中间的部分有一道白色的沟。我在家里经常能看到他赤裸上身,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注意过。他的两个乳头像女人的胸一样,宽大、多肉。胸部一样很宽大。感觉这个男人没有什么部位是细小的,让他看起来非常的粗犷、有力。在他一旁,我感觉就像一个小兔子一样。他的乳又黑又圆,上面的奶头大概2厘米直径,周围是一圈漂亮的体毛。

 

我正望着那对奶头出神,不小心剪子一下滑到了他的脚趾。可以想象得到这个怪物爆发出了怎样的吼叫。他一脚把我踹了出去,嘴里骂骂咧咧。这突然的一推力气很大,我直接摔倒了地板上。


-没用的东西。你还能干点什么?婊子养的混蛋。

 

他站起来,走到厕所,狠狠地把门摔了进去。我还是继续躺在地上,任由他不断的谩骂。虽然只是轻轻地划了他一下,但是足够让他的脾气爆发了。我坐了起来,靠着床。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骂声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淋浴的声音。通常他洗澡需要很久。所以我决定上床先睡觉了。我祈祷这个家伙不会在出来之后伤害到我。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,我听到厕所的门开了。我眯着眼看到他走了出来,腰间围着毛巾。他在床前站了一会儿,好像在查看什么。我假装睡着了,但实际上心里抖得不行,期待着Em上床就直接睡觉了。他把电视关上,上了床。我背对着他,害怕得一直不敢动。突然,听到他小声说:

-Ma
我没回答。
-Ma…你睡着了吗?

他离我越来越近了,还装出一种可怜的声音,我还在继续发抖。

-Ma,我想说……我不想伤害到你,知道吗?我有时候会有点紧张,但是,我本来不想把你踢到地上的。


我闭上眼睛,极度的恐惧笼罩着。他继续说:

-Ma,你没受伤吧?没有吧?

他把一只手隔着床单放到我肩膀,但还是能感到那粗糙的皮肤。
-小子,也没那么疼吧?你没睡着啊,还在发抖。嘿,你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?

我被恐惧激怒了,转向他。但让我意外的是,他的表情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。他的眼神坚定,还有些奇怪。不过却非常平静。这种平静我之前都没见到过。


-你为什么发抖?

-我?

-儿子,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

他的语气有些不安。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有些颤抖。我感到更害怕了。
-你想怎样?

-过来,看着我。我想成为你的朋友。
-朋友?但是Em,你知道我们从来都不对付。我们怎么能成为朋友啊?

我反问他,惊讶到我真的说出了这些话。除了会激怒他,还可能会让他的话更加挑衅。但是他还是非常的平静,甚至还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。走廊的灯还亮着,我能看到他多毛、健硕的身体上只披着一块毛巾。他是跪在我旁边的。我的眼神一时间又转到了他的两腿中间。我肯定是从毛巾的开口处看到了他的两个蛋蛋。


-不,你没明白。我想让我们能成朋友。而且,我想真的像你的父亲一样。但是……你怎么一直在发抖?你害怕我吗?

-没有。

-真的是这样啊。过来,到我旁边来。

-不,Em。


尽管我不愿意,但是他把一只胳膊放到了我头下,想要更靠近我。


-儿子啊,我又帅又好的儿子。


他躺到了我的身边。看到我不愿意往他那边靠,他撩起被子钻了进来,还试着抱住我。我要怎么办?这个疯子到底要干嘛?我能感受到他满是体毛的胳膊围着我。他的汗毛是硬的,和我柔软的皮肤相比,好像是砂纸一样。

-你怎么了?抱一下爸爸!

-不,我不想。

-我是你爸爸,你得听我的,明白吗?

 

我越是反抗,他就越用力,还提高声调。他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。他的胳膊一直抱着我。但是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想要挣脱开,而这又激怒了他。随着我们俩的争执,床单掉到了地上。继父原本就只有一条毛巾,这会儿也松开了。他两腿间的巨物就这样完整的、赤裸的呈现在我面前。我看到了,但是以为毛巾还能再坚持一下。一种不可控制(不知从何而来)的冲动击中了我:我要看到继父彻底赤裸。所以我故意地向他腰间拱了一下,希望能够把他的毛巾扯下来。很幸运,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目的,我们继续这么拉扯着。而我毕竟没有他健壮,根本就碰不到他的毛巾。


-Ma,就这样!我就喜欢你这样才像个男人。对,防守!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控制你的想法,那就要抗争。除了你爸,还有谁会教你这些?

-放开我!别再烦我了!

-我跟你说了,抱一下你爸爸。

 

最后,他的力气彻底制服我了,一只手把我的头扭向他。我感受得到他对着我的脸喘着粗气,我们的嘴突然碰到了一起。


-亲一下爸爸!


他张开嘴对着我亲了过来。我本能的向后退,但是他依然用力的控制着我,没办法挣脱。我感受到了他身体的气味,这大概是我第一次闻到他是干净的。他把我的脸埋在他的胸毛里面。然后我快速的翻了个身,趴了下去。他趁机直接坐到我身上。

-看,也没那么差嘛……儿子啊,我之前都没注意到,你的皮肤好滑。

他用一只手继续控制着我,另一只手在我的肩膀、胳膊、后背游走。我感到一阵不安和羞耻感,好像我在被他强暴一样。因为他庞大的身躯坐在我身上,我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了。突然我对这个坐在我身上的、几乎赤裸的男人有了一种特别的感情。当时的情况很糟,但是同时刚刚那场男人间的争斗、几乎可以把他脱光的情景又让我感受到异常的兴奋。我到底怎么了?我用怨恨的眼神看着他,希望他能放开我。但同时我又希望他继续按着我。当他的手向下走到我内裤的地方时,我内心的这种冲动变成了一种单纯的渴望。

-你的内裤很紧啊,不难受吗?

-你要干嘛?

我担心地喊到。

-我帮你把它拿出来。

-不要!放开我!求你了!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!

我嘴上这么说,但是身体还是诚实的一动不动。我希望他的手能够向下,向他的目标进发。当然,另一方面我感到非常的羞臊。

 

-不想让爸爸看看你长到多大了吗?

-Em,不要!

-怎么了?你害羞什么,我们都是男的。

-你疯了!

-不,我没有。

他说着,再次把嘴对准了我的双唇。他的胡子划过我的脸,我对着他的脸喘着粗气。他突然深情地看着我,露出一种讽刺、顽皮的笑容。


-Em,别,我想我们玩儿的太过了!冷静一下!

-不,小宝贝,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。


他用腿把我的腿分开,一只手直接把内裤扯了下来,扔到一边。

-看看你的鸡巴!劈开腿,让爸爸看清楚点!


看到我并没有顺着他,他突然威胁起我:

-我让你把腿劈开,没听明白吗?你不想让爸爸生气吧?

听到这儿,我抬起了双腿,彻底劈开,让我中间那活儿显露无疑。


-这不挺好的。我看看……Ma,好像它变硬了。
-Em,停下!

-怎么了?你不会是想说不想和爸爸玩游戏吧?


他跪在我面前,身体像一个巨塔一样压着我。我再次往下,看到了刚才一直刺激、吸引着我的场景。白色的毛巾依然还别在他腰间,和他深色的肤色、黝黑的体毛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

-啊,我明白了。你给我看了你的鸡巴,爸爸也得给你看,这样才公平。


这让我更加害怕了,我很想逃走。我明白了,刚才一直诱惑着我的东西应该是很危险的。

 

-你想看爸爸的鸡巴吗?

 

我没回答,眼睛已经离不开那条毛巾了。他的手慢慢地解开了毛巾扣,但是并没有让毛巾掉下来。他拿着毛巾当在身前,就好像是在给小孩子变一个弱智的魔术


-现在我来给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鸡巴。你想要吗?

 

我一动不动,死死盯着他两腿间的位置。


-你说什么?我没听见!
他突然冲我吼了起来。我这才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,小声说:

-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

-好,我这就给你看。

在我有些不安、期待、激动,又怀疑的眼神面前,他把毛巾扔到一边,全裸的面对我。这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大的鸡巴。宽、黑、非常的长。而这还是它完全软着的样子。我的脑子里已经充满了它充分勃起之后美妙的样子。他的蘑菇头一半还在包皮里,上面湿湿的。这庞然大物自然要配上同样硕大的两颗蛋。他浑身上下长满了体毛,又粗又硬,直到那颗大树前才没有了。


-这就是爸爸的鸡巴。现在我们两个都光着身子了。没什么可害羞的。过两年你的鸡巴也会这么大的,知道吗?


他看了我一下,我的鸡巴突然自己动了一下。


-怎么?你想摸摸它吗?看看它到底有多软?

 

我没有回答他,而是直接把手伸了过去。我继父抓过我的手,放到了它一直向往的目的地。我立刻抓住了他的命根。那种感觉太奇怪了,我就好像又活了一次。它还很软,不可思议,就像海绵一样。我的手掌将将才能握住它。我开始反复爱抚它,同时我自己的鸡巴也越来越硬了。我继续去握他的两个巨蛋。他们被埋在体毛里,它们外面的皮囊就像是婴儿的皮肤一样柔软、舒服。

-喜欢吗?很舒服是不是?这是一个漂亮的鸡巴,个头儿也够大,是不是?在结婚之前,它征服过很多女人。再摸摸,别害怕。如果你一直这么摸爸爸的鸡巴,就能看到它变大了,想不想看?想看爸爸的鸡巴变大吗?


他的语气比之前更平静了,这让我也镇定了很多。在他的邀请治下,我自然想要弄清楚,继续抚摸一会儿,它到底能有多大。所以我继续用手套弄着这根巨物。渐渐地,Em的鸡巴直了起来,整个变了个样子,表皮慢慢被撑开了。我开始用力的握住它。而Em继续看着我专注地套弄他的阳具。我放开了一会儿,看看它长到了多大。那根鸡巴依然还是朝下的,但又长了、粗了很多。蘑菇头露出了鲜红的一面,小嘴里吐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。我又握住了他的蛋,然后两只手都放了上去。Em这时候站了起来,忘我的脸上又凑近了一些。他的鸡巴离我的嘴这时只有几厘米的距离。突然我有一种很想把它放到嘴里的冲动,嘴也不自觉的自己张开了。

 

-来,宝贝儿,亲一下爸爸的鸡巴。你看,它多喜欢你摸它,要是不亲它的话,爸爸会很生气哦。


我用手把他的鸡巴放到嘴边,用嘴唇亲了鸡巴一下。

 

-不是这样!张开嘴,把它吞进去!

 

我听话的把嘴张到最大,大概也只能吃掉他鸡巴的一半,而我已经感觉快要窒息了。


-对,就这样。终于啊,我的儿子。我们的关系终于拉近了。你看,没什么啊?为什么要怕爸爸呢?


我开始用嘴认真的在他的鸡巴上努力起来,吸吮、舔舐,反复的吞吐,就好像它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一样。我本来猜想继父看到我这样应该会辱骂我,说我是一条贱狗之类的。但是他没有。他把手放在我的头上,抚摸着我的头发。这又刺激到了我,我想要吃掉他整个的鸡巴,双手不自觉地向他身后搂住了他的屁股。

 

-啊,Ma,你终于肯抱爸爸了。对就这样,对!啊,好棒。


这时,我用力把他的鸡巴整个吞到了嘴里。他努力又往前送了送,对我说:

 

-啊好棒!看看你干的,爸爸的鸡巴彻底硬了。Ma,过来,坐到床边来。现在让爸爸来试试你的鸡巴。

我坐到床边,他坐到地上,继续说:

-Ma,你也硬了啊。我是你的爸爸,你都不愿意让我碰一下它吗?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,总是坚挺着。来,让我好好看看。

 

他开始摸我的鸡巴。我不自觉地身体抖了一下,一阵快感通过他的手从我的鸡巴传来。他一只手攥着我的蛋蛋,另一只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。鸡巴在一点点变大,最后硬到甚至有点疼了。

 

-悄悄这根铁棒,Ma……你的家伙一点也不小。

 

我没回答,但是Em说的每个字都让我越来越兴奋、刺激。

 

这时他突然张开嘴,一口把我的鸡巴整个吞了进去。我大声的淫叫了出来。他的舌头在我的龟头舔舐,甚至插到了马眼里。他的舌头简直不像是人类的,又长又宽。舔遍了我的整个鸡巴,又去舔了我的蛋。我的胯下整个都被他的口水浸透了。然后他把我腿抬起来,两只手把腿完全分开,舌尖在我的屁眼外围一圈一圈地打转。我的屁眼被打湿、放松了一些之后,他的舌头直接刺了进来。我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描述的快感,紧接着喷出了大量的前列腺液。

 

他的舌头在我屁眼里插了一阵后,又开始轮流吃我的两个蛋。然后整个人压倒了我身上,在我耳边说:

-就是这样,好孩子。你什么都应该听我的知道吗?我是不是你爸爸?

-不是!

-你再说一遍?

听到我的回答,他有些生气,用力把我手腕掐住,放到我的头上面。我又完全不能动了,但我并不非常难过。我们四目相对,脸越来越近,然后他又吻了我。这一次是狂野、绵长的一个吻。他用舌头冲开我紧闭的双唇,我彻底放弃了抵抗。他的舌头打开通道,在我的嘴里肆意游荡,故意挑逗、碰撞着我的舌头。Em没有停下来,又亲了我很长时间。这些吻的下面继续是我激动、憎恨他的心情,但同时也让我疯狂爱上了这个粗野的男人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开始回应他的吻。我的嘴越张越大,想要把对他的一切都吞掉一样。我们的两根铁棒也在下面互相敲打着对方。Em的更大、更硬,敲得我生疼。我也能感受到两根棒子里吐出的透明粘液浸湿了我们的小腹。


-过来,我刚才把屁股好好洗了洗。你想不想闻闻爸爸的屁股香不香?

我睁大眼睛看着他。Em向前一撅,那个满是体毛的屁股就呈现在我面前。他一只手搂着我的头,让我靠近他的屁眼。而真的,我能闻到香皂的味道。他的屁眼一开一合,好像在跟我说让我来尝一尝味道。他把我的头松开,两只手把屁股扯开,屁眼完全展开,里面是鲜红的肉色。我伸出舌头,一连串的口水直接流了出来,开始疯狂的舔起了他的屁股。Em爆发出了淫荡的叫声。他的手再次扶着我的头,指引我去刺激他最敏感的部位。他的手指继续轻抚着我的头发,而他嘴里则不断地爆出淫荡的喊声。


-Ma……啊,Ma……你弄得爸爸好舒服。没想过我们能相处的这么好。继续,对,继续。接着吃爸爸的屁股,好好地舔它……对……


我沿路一直吮吸着他的身体。向上我把他的两个蛋蛋放到了嘴里,这是第一次我把两个蛋同时放到嘴里。然后我又开始给他口交。Em已经彻底放手不再管我。我一点一点地吃到了他的整个鸡巴。然后顺着他身体的体毛到了肚脐、胸部。我把他的乳头放到了嘴里。那实在是太美味了。紧实、多肉的胸脯上面是已经坚挺的奶头。我扑上去吸到嘴麻了,才最后放开。我的舌头继续向上,顺着他的体毛到了脖子。Em用力抱住了我,叫着,“啊,好儿子”。现在我彻底沦陷了,我想要成为他的儿子,他是守护我的、强壮的爸爸。他的双腿夹紧了我的鸡巴。我们再次亲吻在一起。他把腿松开,往上坐了坐,屁股对准了我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。他的屁股刚才已经被我的口水彻底润滑了。这时他看着我,说出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句话:

-现在,Ma,让我看看你对于做爱都了解多少。你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对不对?

我摇了摇头。

-没关系,我来教你。除了爸爸,还有谁能更好的教你这些?现在插进去,全部都插进去。开始的时候慢一点、温柔一点。慢慢地插到我的屁股里,不要往回退,感受爸爸的小穴。然后,慢慢地动起来。


继父的屁眼很大,而且已经被浸湿了,所以我19cm的鸡巴很轻松地就插了进去。他的屁股很热、很开,包裹着我的鸡巴。Em把他的腿放到我的肩膀,我开始加快速度操他。因为刚才进去的相当轻松,我估计Em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操了。他笑着冲我说:

-很好,儿子,很好。感受到你的鸡巴怎么打开爸爸的屁股了吗?你在操爸爸,你干的很棒。

他像是对我在说话,也像是在回应我的动作。

-对,Ma,我要向你坦白,被男人操的感觉棒极了。这不丢人。等到你试了之后,你也会喜欢的,我的儿子。


这个姿势他的勃然大物反复敲打着我的胸。我低下头,把它一口含在嘴里,一边上下吞吐着他的鸡巴,一边猛插他的屁眼。我抓着他的两个乳,两只手埋在了他的胸毛里,不时挑逗着他的奶头。他不断用淫荡的语气叫着“好儿子”、“宝贝”,这些话让我完全失去了理智。继父用手握住了他自己的鸡巴开始飞快的上下套弄,他说他想要射了。这再次刺激到了我,我也有了要射的感觉。

 

-啊,啊。Ma,射进来,把你的精华都给爸爸。儿子,爸爸的屁眼填满你的精液。 

 

我大叫了一声,感觉整个人都陷在了他的屁股里,动弹不得。我从来没有过这么爽的感觉。我继续呻吟着,慢慢从他体内退出。而他则吻住我,把我的淫叫全都吞掉。慢慢我恢复了意识,他盯着我说:

-现在轮到我了。爸爸要喂你奶吃了,张大嘴。

 

我想都没想,张大嘴正对着他的龟头。他还在上下套弄打着飞机。接着,他发出一阵粗狂的吼叫。他的鸡巴喷出了一大股精液,量太大,我感到像是直接打到我的口腔里。而还没完,接下来又有3股精液喷出。我的嘴被他温热的精华填得满满的,然后慢慢顺着嗓子滑进了我的身体。Em的手还在慢慢地套弄,想要把所有的精液都挤出来。我用还沾有精液的嘴上去吻他,把他的精华也分一些让他咽下。

我们精疲力尽,就这么抱在一起呆了很久。我看着他,第一次从他的眼神中,看到了温柔的一面。

-你还好吗?

他问我。

-嗯,可是……

-所有这些,不能告诉你妈。

他用手指着我的眼睛小声说。

-当然不会,爸爸。


当听到我叫他爸爸后,Em把我搂到了胸前笑了起来,我们不知不觉就这么睡着了。


第二天早晨,天一亮我们就起来了,准备继续没跑完的路程。Em过去先发动汽车,我咋留在前台结账。服务员看着我,小声问我:

-你们昨晚“睡”得好吗?

-啊,很好,谢谢。

他又笑了笑,有点淫荡地说:

-太好了,跟你“朋友”说,欢迎你们随时再来玩。

-朋友?哦不,你搞错了。他是我爸爸。
Reply

Jack'd - Gay Dating [ジャックト]



Forum Jump:


Users browsing this thread: 2 Guest(s)

Top 20 Asia LGBT


Contact Us 聯絡我們 http://hkga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