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read Rating:
  • 0 Vote(s) - 0 Average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陌生男子要我懷孕 (破套情節)
KinDO, 香港第一男男按摩服務, 旺角男男按摩, No.1 Gay Massage in Hong Kong
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 - 性/別小眾友善醫療推廣計畫 LGBT Friendly

#1
*註意,這篇故事含有破套/拔套情節,若您接受不了,懇請回避。此外,本篇故事純屬虛構。*

------

我是一個17歲的學生。在學校裏,我是大家口中的“安靜的學生”,在我的家人的眼裏也是如此。他們都覺得我是一個乖巧的孩子。那可想而知,我私底下當然不是什麽乖孩子了。

就在前幾天,我和一個陌生男子發生了關系。那個時候我正在走路回家,途中我會經過一段寂靜的小徑。那個小徑的四周都是荒廢的建築物;店屋、雜草叢、被丟棄的家具都可以在這裏找到。平時,這條小徑都只有我一個人走,至少之前是。而在前幾天時,卻就不止是我一個人了。

我那時候正路過著一間廢棄的店屋,但是耳邊卻傳來了一陣陣的聲音。我回過頭看我身後,卻看不見有人。此時我開始想會不會有危險,所以就加快腳步,提早回到家。怎知,我加快腳步沒多久就被一個男人拽到一間廢屋裏去。

男人輕輕掐著我的頸,對我說:“別出聲,不然我就讓你好看!” 他說著,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一把美術刀在我面前晃。我內心害怕極了,只好聽話的點頭,屈服在他兇狠的眼神之下。

這個男人身材魁梧,比我高出一個頭!由於他戴著一個口罩,所以我看不到他的樣子。之後,男人就一只手抓著我的頭髪,一只手則伸進自己的褲檔裏面。到這裏,我就知道,眼前這個男人是要強奸我的!但是我也不敢做出反抗,生怕自己受到更多傷害。他把他的雞巴掏出來,對我打眼色。

男人:“知道要做什麽嗎,妓女?” 

我:“知-知道...不要傷害我...” 我害怕地說。

男人:“只要你不反抗,我就不會傷害你,我也不想搞出麻煩。快,幫我口交!” 男人讓我跪下時說。

我聽到他這麽說,也只好乖乖的張開嘴巴含著他的龜頭。我開始一點一點的吸他的肉棒,吸得閃閃發光,滿是我的口水。男人被我服務的很滿意,是不是發出低沈的呻吟。之後,男人知道我不會反抗後,就把美術刀收起來。

男人:“你最好別反抗,沒了美術刀,我也可以打死你!聽到嗎?” 他威嚇我說。

我:“嗯...” 我回答後就繼續幫他口交。

口交了幾分鐘後,男人突然問:“你看起來真面善...你是不是有在用推特?” 我沒回答,只是專心的幫他口交。

男人把他的雞巴抽出我的嘴巴,再次問:“回答我呀小弟,你是不是有在用推特?” 我點頭,男人就輕輕的笑了一聲。

“原來是你...你推特上的照片都好誘人...尤其是你的屁股。那麼翹,看起來那麽可口!” 男人接著說。

我:“你-你想幹嘛?” 我緊張的說。

男人:“沒什麽...剛好今天我有帶到保險套,這麽好的機會,當然要好好的幹你呀!” 男人狡猾的說。

我聽到這裏,心想我的處男是保不了了。但是,我也開始裝傻。

我:“什麽意-意思?你想做什麽?” 

男人:“面向墻壁,把腿張開!” 他命令道。

我也只好照著做,把雙腿張開,用手按著墻壁。在我身後的男人就開始把我的褲子和內褲脫下,露出了我引以為傲的翹臀。男人看到我的屁股後,不禁發出驚嘆。

男人:“哇喔...好漂亮的屁股呢~不給我幹就浪費了,你說是不是?”

我:“拜托不要-不要弄疼我...我還沒被幹過...等下輕一點,可以嗎?”

男人:“看在你這麽聽話,又不反抗,我就溫柔一點。其他的就沒你一樣聽話,就你這麼想被我幹。”

我:“沒—啊...是手指嗎?” 男人在我說到一半的時候把食指插進了我的屁眼。

男人:“嗯...又濕又熱...你的屁眼一定很好幹...”

我隨著男人手指的抽插,發出了不均的嬌喘。“嗯...啊...不舒...服...哈...” 我嬌喘著說。男人:“再過一下,你就會喜歡了,畢竟你那麽騷。” 男人慢慢地放入更多的手指,直到三根手指都在我的屁眼裏面抽插。

男人的雞巴已經很硬了,看著我誘人的屁眼,更是讓他興奮!男人把他的雞巴放在我的股溝之間,好像在挑逗我一樣。

我:“不可以...不可以這樣...不要...” 我說。

男人:“不可以怎樣?你要說呀,那我才知道啊!” 男人討厭的說。

我:“戴套...我求你了...” 我對他說。

男人也把他的保險套戴上,之後把龜頭抵在我的穴口上。慢慢的,男人的龜頭就進入了我的屁眼。我忍著痛楚,堅持不發出呻吟。我緊閉雙眼,希望他能快點完事。

男人:“哦寶貝...我的雞巴進去了,是不是很大?”

我:“啊...大~痛...太深了...啊~” 我失魂地說著。

男人:“好緊,你的屁眼好緊,我喜歡!” 

男人似乎沒有管我,一直用自己的節奏來幹我的屁眼。男人的雙手則貪婪的撫摸著我的臀部和腰部,仿佛想要把我吃掉一樣。男人把他的身體靠在我的背後上,讓我聽到他的喘息。

男人:“帶著套真不爽呢~要我拔掉嗎?” 男人笑著說。

我:“嗯...嗯~不可以...我求你...” 我慌張的說。

男人也拍拍我的背後,說:“跟你鬧的。” 真討人厭,都在幹我了還玩這麽多花樣。

幹了幾分鐘後,男人就把雞巴拔出來,說讓我喘息。我也雙手扶著墻壁,調整自己的呼吸。男人在趁我不註意的時候,撕破了保險套,然後把保險套拉到雞巴的根部。我也沒有發現到他把保險套弄破了。之後男人就用雞巴拍我的屁眼,像是在告訴我說他要幹我了。

男人:“要是能無套幹你就好了,那我就能把我的種射進你的屁眼裏面。” 他撒謊道。

我沒有說話,默默地等待整件事情過去。男人開始把雞巴插進我的屁眼裏面,然後發出愉悅的呻吟,像是在默默暗喜我不知道他把安全套撕破了一樣。

男人接著繼續幹我,還說什麽要我幫他生孩子的話。我也沒有做出很多反應。

男人:“啊...屁股大的弟弟好像都可以懷孕,你要不要試試看?”

我:“在說什麽...啊...要死了~啊-啊-啊-太大了...” 我呻吟。

男人繼續抽插我的屁眼,沒多久後,我也逐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,發出了淫蕩的聲音。

我:“啊~幹死我了...你好厲害~

男人:“哦~我很厲害嗎?那要不要我把安全套拔掉,讓你看我更厲害的地方!”

我:“嗯~要…拔掉...我要你的雞巴~”

男人笑說:“其實啊,我早就把安全套弄破了,你不知道吧?哈哈!” 他狡猾的說。

我:“討厭~欺負我!”

男人:“啊,對不起啊,你的屁眼實在是太好幹,我一定要用雞巴感受一下呀!”

我:“你都弄破了...”

男人:“既然是這樣,我賠罪好不好?”

我:“可以怎樣賠罪嘛~” 

男人:“讓我射進去,給你懷孕,那就當賠罪了好不好?哈哈哈...” 他奸笑說。

我:“討厭...你的雞巴那麽厲害,要是連男孩子也懷孕怎麽辦~”

男人:“沒關系,我爽就可以了,你也爽,是不是?哈哈哈...”

之後男人就加速抽幹我的屁眼,好像要射了。沒過多久,男人就把雞巴插進我的屁眼最深處,射出了濃郁的精液:一股、兩股...在他射了精後,他就把他的雞巴拔出來。我的屁眼則開始排精,那他射出來的精液排出我的屁眼裏。男人用雞巴接著他的精液,再次插進屁眼,把他的精液送回我的屁眼裏面,好像不想要它們流出來一樣。

我:“啊-你怎麼又插回去~這樣我不懷孕都難了...”

男人:“真騷...啊...好濕...明天再過來這裏,我們再做一次。”

我點頭表示同意。之後男人簡單的清理自己之後就離開了。我也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另一天,我們又做了一次,只不過,這次直接無套和我做愛,我也讓他這麽做。在那之後,我們時不時就會在酒店做愛,每次做到我屁眼裏滿滿精液才爽。

-完-
Reply
#2
名字取得好爛哦我的天。抱歉了各位
Reply
#3
(2022-01-12, 02:55 AM)Justin Kidding Wrote: *註意,這篇故事含有破套/拔套情節,若您接受不了,懇請回避。此外,本篇故事純屬虛構。*

------

我是一個17歲的學生。在學校裏,我是大家口中的“安靜的學生”,在我的家人的眼裏也是如此。他們都覺得我是一個乖巧的孩子。那可想而知,我私底下當然不是什麽乖孩子了。

就在前幾天,我和一個陌生男子發生了關系。那個時候我正在走路回家,途中我會經過一段寂靜的小徑。那個小徑的四周都是荒廢的建築物;店屋、雜草叢、被丟棄的家具都可以在這裏找到。平時,這條小徑都只有我一個人走,至少之前是。而在前幾天時,卻就不止是我一個人了。

我那時候正路過著一間廢棄的店屋,但是耳邊卻傳來了一陣陣的聲音。我回過頭看我身後,卻看不見有人。此時我開始想會不會有危險,所以就加快腳步,提早回到家。怎知,我加快腳步沒多久就被一個男人拽到一間廢屋裏去。

男人輕輕掐著我的頸,對我說:“別出聲,不然我就讓你好看!” 他說著,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一把美術刀在我面前晃。我內心害怕極了,只好聽話的點頭,屈服在他兇狠的眼神之下。

這個男人身材魁梧,比我高出一個頭!由於他戴著一個口罩,所以我看不到他的樣子。之後,男人就一只手抓著我的頭髪,一只手則伸進自己的褲檔裏面。到這裏,我就知道,眼前這個男人是要強奸我的!但是我也不敢做出反抗,生怕自己受到更多傷害。他把他的雞巴掏出來,對我打眼色。

男人:“知道要做什麽嗎,妓女?” 

我:“知-知道...不要傷害我...” 我害怕地說。

男人:“只要你不反抗,我就不會傷害你,我也不想搞出麻煩。快,幫我口交!” 男人讓我跪下時說。

我聽到他這麽說,也只好乖乖的張開嘴巴含著他的龜頭。我開始一點一點的吸他的肉棒,吸得閃閃發光,滿是我的口水。男人被我服務的很滿意,是不是發出低沈的呻吟。之後,男人知道我不會反抗後,就把美術刀收起來。

男人:“你最好別反抗,沒了美術刀,我也可以打死你!聽到嗎?” 他威嚇我說。

我:“嗯...” 我回答後就繼續幫他口交。

口交了幾分鐘後,男人突然問:“你看起來真面善...你是不是有在用推特?” 我沒回答,只是專心的幫他口交。

男人把他的雞巴抽出我的嘴巴,再次問:“回答我呀小弟,你是不是有在用推特?” 我點頭,男人就輕輕的笑了一聲。

“原來是你...你推特上的照片都好誘人...尤其是你的屁股。那麼翹,看起來那麽可口!” 男人接著說。

我:“你-你想幹嘛?” 我緊張的說。

男人:“沒什麽...剛好今天我有帶到保險套,這麽好的機會,當然要好好的幹你呀!” 男人狡猾的說。

我聽到這裏,心想我的處男是保不了了。但是,我也開始裝傻。

我:“什麽意-意思?你想做什麽?” 

男人:“面向墻壁,把腿張開!” 他命令道。

我也只好照著做,把雙腿張開,用手按著墻壁。在我身後的男人就開始把我的褲子和內褲脫下,露出了我引以為傲的翹臀。男人看到我的屁股後,不禁發出驚嘆。

男人:“哇喔...好漂亮的屁股呢~不給我幹就浪費了,你說是不是?”

我:“拜托不要-不要弄疼我...我還沒被幹過...等下輕一點,可以嗎?”

男人:“看在你這麽聽話,又不反抗,我就溫柔一點。其他的就沒你一樣聽話,就你這麼想被我幹。”

我:“沒—啊...是手指嗎?” 男人在我說到一半的時候把食指插進了我的屁眼。

男人:“嗯...又濕又熱...你的屁眼一定很好幹...”

我隨著男人手指的抽插,發出了不均的嬌喘。“嗯...啊...不舒...服...哈...” 我嬌喘著說。男人:“再過一下,你就會喜歡了,畢竟你那麽騷。” 男人慢慢地放入更多的手指,直到三根手指都在我的屁眼裏面抽插。

男人的雞巴已經很硬了,看著我誘人的屁眼,更是讓他興奮!男人把他的雞巴放在我的股溝之間,好像在挑逗我一樣。

我:“不可以...不可以這樣...不要...” 我說。

男人:“不可以怎樣?你要說呀,那我才知道啊!” 男人討厭的說。

我:“戴套...我求你了...” 我對他說。

男人也把他的保險套戴上,之後把龜頭抵在我的穴口上。慢慢的,男人的龜頭就進入了我的屁眼。我忍著痛楚,堅持不發出呻吟。我緊閉雙眼,希望他能快點完事。

男人:“哦寶貝...我的雞巴進去了,是不是很大?”

我:“啊...大~痛...太深了...啊~” 我失魂地說著。

男人:“好緊,你的屁眼好緊,我喜歡!” 

男人似乎沒有管我,一直用自己的節奏來幹我的屁眼。男人的雙手則貪婪的撫摸著我的臀部和腰部,仿佛想要把我吃掉一樣。男人把他的身體靠在我的背後上,讓我聽到他的喘息。

男人:“帶著套真不爽呢~要我拔掉嗎?” 男人笑著說。

我:“嗯...嗯~不可以...我求你...” 我慌張的說。

男人也拍拍我的背後,說:“跟你鬧的。” 真討人厭,都在幹我了還玩這麽多花樣。

幹了幾分鐘後,男人就把雞巴拔出來,說讓我喘息。我也雙手扶著墻壁,調整自己的呼吸。男人在趁我不註意的時候,撕破了保險套,然後把保險套拉到雞巴的根部。我也沒有發現到他把保險套弄破了。之後男人就用雞巴拍我的屁眼,像是在告訴我說他要幹我了。

男人:“要是能無套幹你就好了,那我就能把我的種射進你的屁眼裏面。” 他撒謊道。

我沒有說話,默默地等待整件事情過去。男人開始把雞巴插進我的屁眼裏面,然後發出愉悅的呻吟,像是在默默暗喜我不知道他把安全套撕破了一樣。

男人接著繼續幹我,還說什麽要我幫他生孩子的話。我也沒有做出很多反應。

男人:“啊...屁股大的弟弟好像都可以懷孕,你要不要試試看?”

我:“在說什麽...啊...要死了~啊-啊-啊-太大了...” 我呻吟。

男人繼續抽插我的屁眼,沒多久後,我也逐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,發出了淫蕩的聲音。

我:“啊~幹死我了...你好厲害~

男人:“哦~我很厲害嗎?那要不要我把安全套拔掉,讓你看我更厲害的地方!”

我:“嗯~要…拔掉...我要你的雞巴~”

男人笑說:“其實啊,我早就把安全套弄破了,你不知道吧?哈哈!” 他狡猾的說。

我:“討厭~欺負我!”

男人:“啊,對不起啊,你的屁眼實在是太好幹,我一定要用雞巴感受一下呀!”

我:“你都弄破了...”

男人:“既然是這樣,我賠罪好不好?”

我:“可以怎樣賠罪嘛~” 

男人:“讓我射進去,給你懷孕,那就當賠罪了好不好?哈哈哈...” 他奸笑說。

我:“討厭...你的雞巴那麽厲害,要是連男孩子也懷孕怎麽辦~”

男人:“沒關系,我爽就可以了,你也爽,是不是?哈哈哈...”

之後男人就加速抽幹我的屁眼,好像要射了。沒過多久,男人就把雞巴插進我的屁眼最深處,射出了濃郁的精液:一股、兩股...在他射了精後,他就把他的雞巴拔出來。我的屁眼則開始排精,那他射出來的精液排出我的屁眼裏。男人用雞巴接著他的精液,再次插進屁眼,把他的精液送回我的屁眼裏面,好像不想要它們流出來一樣。

我:“啊-你怎麼又插回去~這樣我不懷孕都難了...”

男人:“真騷...啊...好濕...明天再過來這裏,我們再做一次。”

我點頭表示同意。之後男人簡單的清理自己之後就離開了。我也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另一天,我們又做了一次,只不過,這次直接無套和我做愛,我也讓他這麽做。在那之後,我們時不時就會在酒店做愛,每次做到我屁眼裏滿滿精液才爽。

-完-

懷什麼孕,9588
Reply

Jack'd - Gay Dating [ジャックト]



Forum Jump:


Users browsing this thread: 1 Guest(s)

Top 20 Asia LGBT


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 - 性/別小眾友善醫療推廣計畫 LGBT Friendly尖沙咀泰仔按摩 Thai Massage Tsim Sha Tsui, Hong Kong
Contact Us 聯絡我們 http://hkgay.netHKMENSPA - hkmenspa.com - Hong Kong No.1 Gay Outcall Servic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