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read Rating:
  • 0 Vote(s) - 0 Average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在野外被陌生人開苞

 

#1
今天是假期,一個人在宿舍裏什麽都不做,太悶了! 此時,腦子裏出現了個瘋狂的想法:到野外爽爽左! 我頓時從椅子站起來,興致勃勃的就走向附近的森林裏去。走了大概五分鐘,我到了森林外邊,各種刺激感迫使我走進了那片森林裏去。走進去後,裏面很安靜,只有鳥兒的叫聲進入我的腳步聲。

我拿衣服,褲子連同內褲脫下,拿出我的電話開始播放色情片打手槍。看著看著,我的心跳的變得越來越快,躺在一棵樹幹上,撫摸著自己滾燙的身體,不禁慢慢的淫蕩了起來。我閉上眼睛,享受著野露的快感。這時,我聽到了一旁的樹後發出了一些聲響。我急忙望向那邊,看到有一個影子在一棵樹後,好像在監視著我。我輕輕笑了笑,打算去勾引這個變態的男人。

我從樹幹爬下,彎下腰,把我的軀幹靠在樹幹上,翹起屁股的向著那個男人。我張開雙腿,突顯出我緊密的屁眼,讓男人可以一視無遺我碩大而堅挺的屁股。我發現那男人並沒有向前走過來,我便淫蕩的躺在樹幹上,張開我的雙腿,好似邀請他和我一起交配。男人似乎被我激起了獸欲,急色的走向前來。我保持把我的雙腿張開,讓男人欣賞我的玉體。男人站到我面前,雙手放到我的身體上,撫摸著我光滑的皮膚。

男人:“好一個美人兒!來,給哥哥玩玩!” 我害羞的跪在男人的面前,等待他把雞巴掏出來。男人把褲子脫下,黑而粗大的陰莖猛然的彈出來。我看了不禁臉紅,從來都沒有看過如此雄偉的雞巴。男人:“怎麽了?沒看過那麽大的雞巴嗎?” 我點點頭:“哥哥的雞巴...真的好大~” 他抓著他的雞巴,在我面前甩了甩,說:“小騷逼要不要吃吃爺們的雞巴?” 我二話不說,張開嘴把他碩大的龜頭給含住。他的龜頭很大,感覺快要把我的嘴給塞滿了! 男人:“小弟弟的嘴巴好熱,叔叔好喜歡!” 我聽了後很開心,奮力的開始為男人口交。

我時不時用舌頭刺激男人的馬眼,使他的雞巴流出了很多的前列腺液,可口極了!男人看我吃雞巴吃的那麽開心,便閉上他的眼睛享受我小嘴給予他的服務。男人:“真會吸...小騷逼就是不一樣!” 男人一邊把我抱起,一邊把他的衣服脫掉。我被男人抱著,雙手圍繞著他的脖子和他熱情相吻。由於我被男人強壯的雙臂抱起,上半身騰空,屁眼就被男人碩大的雞巴頂著,好像會隨時插進來似的。我的身軀瘦小,在男人的面前顯得更加瘦小。男人也抓著我的屁股以撐起我身體,把我的屁股抓得紅通透,

男人也持續抱著我的翹臀,把他的手指放進我的淫穴裏,準備要插進我的屁眼。我:“哥哥要輕點...人家是處男...怕痛...” 男人聽了淫笑了一下,把我放到樹幹上,忽然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。我:“哥哥慢下來——太快了——啊——” 男人不聽,只管一味地瘋狂用手指蹂躪我的屁眼。幾分鐘後,我的屁眼在他的汚辱下變得松弛,合不起來了!男人:“穴也關不起來,是不是欠男人操!” 我努力張開雙腿,說:“是的~人家不能等了~快點操人家——” 男人把他的雞巴放到我的屁眼上,把他的龜頭探進了我的穴。

我:“哥哥的龜頭好大——好脹啊——” 男人:“老子才放進一點點,等我把我的肉棒全插進去你就等著哭著向我求饒了!哈哈...” 男人大力移動他的腰,把他的雞巴完完全全地插進我的屁眼。我的後庭在男人粗暴的抽插下,開始慢慢流出淫液。男人看到了我屁眼的淫水,淫笑了一下:“弟弟的穴還會流水,真是個騷逼!” 我:“人家的穴就是給哥哥玩的...弟弟服務得哥哥爽不爽?” 男人加速抽插我的屁眼,表示很喜歡我菊花給予的服務。男人:“弟弟的穴真緊,沒有被男人玩過嗎?” 我輕輕搖頭,努力的取悅這變態:“人家還沒被男人玩過...當然緊了!”

男人聽了很高興自己操了個小處男,雙手放到我的胸部上,開始撫摸:“老子要奪走你身上所有的第一次!” 我:“啊...人家的奶好癢,不要玩了~嗯...” 男人用雙手盡情的玩弄我的身體,把我的乳頭捏到變得硬邦邦。男人:“弟弟的奶頭硬了,是不是被哥哥弄到的?” 我:“哥哥一下用擠的,一下又用捏的,當然會硬呀!” 男人依然不放過我的奶頭,反而變本加厲,用嘴巴占有它們!我被男人一邊幹,一邊抱著他的頭,任由他粗暴的占有我。忽然,我的穴傳來一種莖攣的感覺:“好哥哥...人家好像要泄了...不要停——” 男人加快抽幹我的穴,每一下都刺激到我肉壁的舒麻感。

我的穴不自主夾緊男人的雞巴,噴出大量的淫水:“啊——人家泄了——噴出來了!” 男人把雞巴捅進我的穴裏,把我的淫水堵住:“弟弟高潮了嗎?還要不要哥哥的雞巴?”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點頭說:“要~操死人家的穴吧!” 男人不客氣的開始前後移動起來 ,誓要把我的穴操松為止:“那麼淫蕩,操死你!操死你這個騷逼!” 我:“嗯——操到人家的花心了!又頂到了——” 男人不斷大力的幹我,把他的雞巴操進我的花心深處。

男人忽然起身,坐在地上等著我去騎他的雞巴。我也識趣的往男人的雞巴坐下去,開始上下移動我的翹臀。男人:“處男就是不一樣,操了那麼久都不會松!” 我持續用屁眼套弄男人的肉棒,想擠出男人飽滿的睪丸裏的精液。我:“哥哥要射了嗎?人家好想要哥哥的精液~” 男人:“哦...別心急啊小寶貝,哥哥一定會射進弟弟的穴,讓寶貝懷上我的骨肉!” 聽到男人想要我為他懷上賤種,不禁臉紅。我面對著男人騎馬般的騎他的大屌,淫蕩的姿態讓男人深深陶醉在與我做愛的快感。

男人用雙手扶著我的大屁股,加速抽插我的屁眼:“哥哥要射了,想不想要我的孩子?” 我急忙點頭,想要用他的精液填滿我的花心。經過幾百下的抽幹後,男人忽然把他的雞巴抵在我的花心深處,精子也放肆的開始從男人的雞巴射出來。我:“好多~老公射好多…人家的花心好滿呀!” 男人:“是不是要懷孕了?” 我害羞不說話,屁眼則是默默地在受精。男人抱著我,沈浸在射精的快感中。我也低下頭和男人相吻起來,讓他品嘗我的味道。

之後,我也無力地躺在森林裏,不小心睡著了。等我醒來時,我發現身上多了幾道精液的痕跡,屁眼也被操得紅腫,看來有人在我昏睡的時候輪姦了我。我就像只母狗般被男人盡情使用,懷上了誰的雜種都不知道。
Reply
#2
ew ok ?
Reply
#3
Heart
Reply



Forum Jump:


Users browsing this thread: 1 Guest(s)

Top 20 Asia LGBT


Contact Us 聯絡我們 http://hkga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