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read Rating:
  • 0 Vote(s) - 0 Average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情趣店裏的艷遇

 

#1
我趁著父母出外不在家,快速的跑去一間情趣店買一個中意了很久的假屌,安慰安慰自己空虛的後庭。我走進店裏,發現只有少數的顧客在裏面物色商品。我走進店裏後,左看右看,觀察一下店的構造。此時,我看到老板看似乎在看著我,上下打量著我。我穿了一件蠻短的褲子,大部分的大腿都露出來了,我害羞不敢看向他,加快腳步去找我的假屌。

找了幾分鐘後,我看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假屌,伸手就把它拿下。之後,我走到櫃臺前,把假屌放到櫃臺上,準備付錢買下。老板看了看我,問道:“你成年了嗎?” 我張開嘴,被問到了我的致命傷:“還沒...但是拜托嘛!讓我買吧!” 老板側了側身體,看著我白皙的大腿,提出了一個要求:“好啊,如果你進來我的房間和我做愛,我就考慮讓你買!” 我不敢相信老板竟然說的那麽直接,楞了一下。老板:“要不要啊?不行的話就不賣給你了!” 老板作勢要把假屌收起來,我伸手阻止,表示同意老板的條件。

老板叫了個打工的幫他看著櫃臺,然後把我帶進了他的辦公室。我進了辦公室後,看到有一個寬大的沙發和一個辦公桌。老板把我帶到沙發上,把他的皮帶脫下,等我幫他脫下他的褲子:“幫我脫下我的褲子!” 我也聽話的幫老板脫褲子,我拉開他的拉鏈,老板並沒有穿底褲,一根壯大的肉棒進入眼簾。我伸手把老板的雞巴掏出來慢慢欣賞,老板看了說:“這麽主動,很渴望被男人玩是嗎?” 我擡頭看著老板,緩緩地點頭。我張開我的小嘴,小口地把老板的龜頭含住。老板撫摸我的頭說:“真是個小騷貨...那麽喜歡雞巴!”

我一點點地把老板的雞巴吞下,直到我的嘴被老板的雞巴給塞滿為止。我:“老板的雞巴好大...人家快吞不下了~” 老板按著我的頭,強制性讓我吞下他的雞巴:“乖,把哥哥的雞巴吞下去。” 我也服從老板的旨意,開始幫他口交。老板坐在沙發上,而我就跪在地上吞吐老板的肉棒。老板看著我嘴唇吃著雞巴的動作,看得下體更加滾燙堅硬。老板:“小騷逼,把我的懶趴也舔舔...啊~真爽!” 我聽話的幫老板舔弄他碩大的睪丸,品嘗他最具男人味的地方。 老板看著我吃雞巴吃得那麼忘神,調戲我:“哥哥的雞巴好吃嗎?喜不喜歡?” 我:“喜歡...只要是老板的人家都喜歡~”

我伸出舌頭舔老板的龜頭,刺激得老板的雞巴不斷分泌出前列腺液,我也一滴不剩的把那些液體給舔光。此時,老板似乎欲火焚身,忍不住想要進入我的屁眼了。他把我扶起來,開始脫下我身上每一件衣物,一望無遺我白皙的肌膚。讓老板真正驚嘆的,是我那緊致有肉的屁股。老板:“年紀小小就已經發育得亭亭玉立,真漂亮!” 我也識趣地趴在沙發上,等待老板進入我的後庭。老板則從他的辦公桌的抽屜裏拿出一個潤滑劑,擦在我的屁眼上。老板笑笑地說:“這個潤滑劑會讓你覺得屁眼淫癢難耐,會讓你跪著求我幹到你的穴爛掉為止!” 我也翹高我的屁股,想要老板盡快進入我的淫穴裏:“快點嘛~人家不想等了...”

老板被我挑逗的興致大發,迫不及待地把雞巴抵在我的屁眼上,“滋” 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穴裏。由於我的屁眼裏沒有潤滑劑,所以老板抽插時,我不禁感到疼痛:“啊!慢些...啊~慢下來呀~” 老板不聽,只管不停前後搖動他的腰,把他的雞巴抽出來,又大力的插回去,想把我的花心差穿似的。老板:“弟弟的穴真緊,夾得哥哥好爽,弟弟喜歡嗎?” 我:“不...好痛...啊~” 老板:“遲些你就會習慣了,到時在求我操你也不遲,哈哈!” 聽著老板的淫笑,我害羞得低下頭,讓老板插我的屁眼。

幾分鐘後,我的嫩穴在老板的雞巴摩擦下,開始變得濕潤,讓老板能更加容易的和我交配。老板:“弟弟開始濕了,說,弟弟是不是淫蕩?” 我:“是~人家就是淫蕩,人家只喜歡老板的雞巴~” 老板把他的頭湊前來,從後面親吻我的頸部,把我玩弄得身體滾燙。隨著老板的抽插,我的屁眼就分泌更多的淫水,滋潤了老板的下體。老板看著我淫水泛濫的屁眼,調戲道:“弟弟的穴還會流水,不知道弟弟是不是個女孩子?” 我用嗲音回答:“討厭~人家是男生...才不是女生呢~” 老板聽了更加興奮,便加快了抽幹的速度。

遲些,老板把我放到他的大腿上,以女上男下的姿勢和我做愛。我雙手圍繞著老板的脖子,老板則用雙手把我豐滿的屁股抱著,控制我上下移動,借此套弄他的雞巴。我也配合老板的抽插,搖動我的腰,讓老板可以插進我的花心。我:“好深呀~老板啊——插進人家的花心了~不要停——” 我被老板操得語無倫次,看得老板可興奮了!老板:“真是個會取悅男人的玩具,叫聲‘老公’聽聽!” 我:“誰是人家的老公啦~不要!” 老板停止移動他的腰,不操我:“不叫的話,老公就不操寶貝兒的穴了!” 我急忙叫老板“老公”,他才繼續操我。

我:“好老公,人家不能沒了老公的雞巴~不要停嘛!” 老板聽得很爽,能把一個男孩玩弄於鼓掌,任由他操縱。老板:“寶貝兒呀,要不要老公射進寶貝的子宮呀?要不要懷上我的骨肉?“ 我被老板操得頭暈眼花,不敢逆他意:“要~啊——好深~” 老板也用嘴巴把我的櫻桃小嘴封住,品嘗我的口水。 老板:“寶貝兒呀,老公想射了,要射哪裏?” 我:“人家的穴裏~嗯...” 我也附和的夾了夾老板的雞巴,恨不得快點把他的精液擠出來。老板:“還夾雞巴,讓我操死你!” 老板越操越用力,把我的性器撞得“啪啪”作響。

經過幾百下的抽插後,老板似乎要射了,他把雞巴頂在我的花心深處,開始把他的精液放射:“老公射好多...人家的花心都被填滿了!” 老板:“滿?可沒那麽容易!讓我在找個男人操你!” 老板說完,拿衣服穿上,出去叫剛才那個打工的進來。打工仔一看到我赤裸裸的躺在沙發上,下體立刻充血。老板:“去操死他,把他奸出個雜種!” 打工仔也二話不說開始淫奸我。老板則在一旁拍照,拍影片:“不要——不要拍呀!” 老板:“只要你和我幽會,一起做愛,我就不會發出去!哈哈...” 老板竟然想威脅我,太可恨了!

當打工仔射進我的屁眼後,又換老板和我交配,還不斷拍影片!被老板和打工仔蹂躪了幾次後,老板才放我走。回到家,我也累到的在房間裏大呼大睡。第二天早上,老板也把我叫去他的店。當然又被他和工作人員輪姦了幾次。他們把他們收藏已久的精液全射進我的屁眼,把我充當性玩具般使用。我也心甘情願的當他們的母狗,任由他們發泄。

每天放學,我都會去那間情趣店討幹,滿足老板,不讓他把我淫蕩的樣子給全部人看。也正式的成為了那間店的公廁。
Reply



Forum Jump:


Users browsing this thread: 1 Guest(s)

Top 20 Asia LGBT


Contact Us 聯絡我們 http://hkga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