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read Rating:
  • 0 Vote(s) - 0 Average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体训队的公共玩具(后续)
KinDO, 香港第一男男按摩服務, 旺角男男按摩, No.1 Gay Massage in Hong Kong
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 - 性/別小眾友善醫療推廣計畫 LGBT Friendly

#1
【六】* W; T) T2 r: h2 ~5 j: E
週日的籃球場上,本來應該沒有任何人,可是現在,圍着一個籃球架,站了十多個男生。
“嘿嘿,力哥,你這樣好性感啊!”
一个高大男生捏了捏嚴力的胸肌,壞笑着打量這個田徑隊的體育生。3 U) m) A# h! e2 F
“老子還有更性感的,要不要看?”严力臉上始終掛着痞痞的笑容。
只不過現在,他的雙手抱在腦後,雙腳張開,呈現一個大字,站在籃球架下,周圍的十幾個男生,都是高高大大,穿著籃球服,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他。# U0 B3 C4 i5 m# l* p' Y1 [
“哈哈,你們體訓隊的人是不是真的可以隨便和你玩?”高大健壯的男生湊過來壞笑道,“那力哥你屁眼不是被他們操鬆了?”
“怎麼可能,”嚴力不屑地豎了個中指,“就那幫傻逼的小鸡巴,都塞不滿老子的屁眼,想操松老子,做夢!”
說完,還拍了拍緊壯的臀大肌。
“我檢查看看,”男生壞笑着,把手伸向嚴力的嘴巴,“先舔舔,省得老子手指插不進去。”
誰知嚴力淫笑道:“老子屁眼現在濕的,用不着潤滑!”6 I! |. g- E% H! _
男生罵了一聲“操”,從嚴力後腰插進褲腰,然後就是叫起來:“我日,他媽的褲襠裡濕得一逼!”6 ]% H8 q. \. H4 [& v" r
嚴力不屑的笑笑,他從早上開始,得知教練的訓練任務後,就興奮得不行。屁眼裡早就淫汁氾濫,褲襠裡應該是一塌糊塗。* ?/ D- I! E# V
姜鵬伸手,插進嚴力屁眼,立刻被緊緊吸住,拔不出來。姜鵬也是個較勁的性子,當即用力往外一抽,“啵”的一聲拔了出來,指尖上已經沾滿了粘稠的液體,聞起來還有股怪怪的味道。+ k$ v; J9 S' g  z7 z; M
嚴力穿著體訓的訓練服,只有一件緊身背心,還有一條和內褲一樣短小的訓練短褲。他抓住訓練短褲往下一拉,把下半身露在外面。6 u8 {8 o: v  z" N4 }7 H
“操!”  @3 x; W9 j# k
嚴力的鸡巴沒有硬起來,因為上面掛着一個黑色的塑料的殼子,上頭還有一把鎖。兩個塑料殻上帶著的鐵環,一個套住陰莖根部,一個套在陰囊根部,沒給鸡巴留出活動的空間,只在裹住龜頭的塑料部分留了一個開口,應該是撒尿用的。
“沒見過鸡巴啊?”嚴力故意挺了挺腰,把塑料殻裹着的那一大包朝姜鵬甩動。3 y' C; x& }/ Y' D) w
“力哥你媽的戴着貞操帶!”姜鵬揉了揉胯下籃球褲裡的一大包,“怎麼射啊?”
“射個鸡巴!”嚴力吐了口唾沫,用腳碾了碾,“老子一週戴着這鬼東西,他媽硬都硬不起來!今天要不是訓練,教練還要讓我戴一週。”
說到這裡,嚴力有些忿忿,教練說要調整他對性慾的感受度,讓他鸡巴上套了貞操鎖,除了訓練,連洗澡睡覺都戴着。有時候興奮起來,鸡巴在裡面硬不起來的感覺,讓這個高大健壯的體育生鬱悶極了。
“哈哈,牛逼!”姜鵬抓住那一包。2 [; b) V* G1 E, h& d2 n
嚴力扯開衣領,脖子上掛着一把小小的鑰匙。取下鑰匙插進鎖頭,咔嗒一聲,那軟垂的巨蟒從束縛中解放開,懸在雙腿之間。
“日,真鸡巴舒服,”嚴力甩了甩那一根粗軟的大屌,壞笑道,“大不大?”
“牛掰!”姜鵬把手指上的腸液抹到嚴力臉上,露出一個挑釁的笑,“不過,老子籃球隊的兄弟們可不比你們體訓隊的差!”' l( U4 r+ V- Y- s1 }. n7 A
嚴力揚起眉毛,伸手抓住姜鵬褲襠,裡面也是滿滿一包,隨着嚴力的抓握也逐漸抬起頭來。; Y% Y( X$ N1 J7 |( q  i
“操,夠爺們兒!”嚴力舔舔嘴唇,姜鵬這樣的尺寸,才能讓他心甘情願地把鸡巴交到對方手裡,能碰他鸡巴的,就要是這樣的雄性!
“快點開始吧,老子等不及了!”& ]7 |6 F5 i0 M9 Z6 ?& ?
姜鵬蹲下來,脫下嚴力的籃球鞋,一股濃郁的味道散發出來,皺眉道:“臥槽,這什麼鸡巴味兒?”
嚴力咧嘴壞笑:“老子一週没洗澡,訓練襪子都没换,還有隊裡兄弟的精液,你說什麼鸡巴味兒?”
嚴力穿著一雙耐克白色短襪,已經全部濕透,全是黃斑,連鞋底都是黏黏的一層。裡面不僅僅是腳汗,還有體訓隊兄弟們在裡面射的精液,為了習慣隊友的氣味,這雙鞋他穿了一週,悶在裡面,現在散發着濃厚的雄性氣息。. `$ E' t/ D9 y! j4 p
“怎麼樣?好聞吧?”聞到那股混合著精液的腳味,嚴力的鸡巴已經勃起,在姜鵬手裡流水。9 U+ p: S% e& k
“老子都聞硬了!”姜鵬邪笑起來,把嚴力的球鞋拿起來,牢牢綁在他鸡巴上,“怕你待會兒撐不住尿了!”% o+ w3 d) y; {$ V/ ]
“操,有本事玩尿老子!”嚴力不屑地挺挺鸡巴,讓姜鵬捆得更緊。胯下的大屌被繩子紮住根部,顯得更加碩大堅挺。4 G) W9 J& ~  y; }2 G/ {& M
“兄弟們,把這肌肉猛貨吊起來!”
籃球隊員們一哄而上,把嚴力手腳捆住,吊在籃球架上,雙腿朝天。嚴力絲毫沒有反抗,反而是咬牙道:“再緊一點!”
姜鵬拍拍他對著大家的屁股,邪笑道:“撐不住就求爸爸!”7 f0 T; O( V8 ?' g0 @4 W
“日!求你?”嚴力不屑地吐了口唾沫,把籃球背心往地上一丟,全裸着被綁在籃球架上,雙腿大張,把鸡巴和屁眼對著一幫籃球隊員,球鞋從胯下垂下來,不停晃動着。
籃球隊員們開始吹起口哨,期待隊長玩弄這個肌肉賤貨。* H( Z0 \- h; ?9 |( L& Z
“規則,站在球場那頭朝他鸡巴丟三分,砸中就算,每人十次,按投球結果算,第一的可以操他屁眼,他媽的誰最後一名,丟了籃球隊的臉,老子弄不死他!”姜鵬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,“誰先來?”6 ~  c( D; ]( M: J# Z
“我來!”8 H$ S3 j1 G- g. o  K
一個高大的男生站了出來,雙腿微微後曲,雙臂持球,往嚴力的鸡巴投去。可是隔着大半個籃球場,高度也不是籃筐的高度,這個球沒有砸中嚴力的鸡巴,反而是砸在了他的腹肌上。
嚴力腹肌一顫,闷哼一声,上面印上一個籃球印子,不但沒有喊痛,反而挑釁說道:“哈,籃球隊的就這麼鸡巴點能耐,繼續啊!”
“操!”男生罵了一句,但是在看到隊長姜鵬的眼神後不敢多說什麼,專注地投出第二個球。
“砰”的一聲,籃球砸中嚴力鸡巴,砸得他腹肌都收緊起來,胯下垂吊著的球鞋晃蕩不停。
“一個!”姜鵬數着,“繼續砸!把這肌肉猛貨砸尿!”
嚴力鼓起全身肌肉,朝姜鵬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,那意思是,放馬過來!
所有的隊員都投完,嚴力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記籃球,腹肌和胸肌被砸出痕跡,通紅一片,汗水將全身肌肉浸濕,散發着油亮的光。. U: m; h8 \9 j, e) U. L/ u+ D
“老子來!媽的,一群傻逼,沒一個管用!”& n7 \2 q& K- U1 o+ d
姜鵬惡狠狠罵著,一邊狠狠瞪着籃球隊的隊員們。都是搞體育的,籃球隊和闐徑隊一直暗中較勁,誰也不服誰,今天要是不讓嚴力服了,自己的臉他媽沒地方擱了!
姜鵬抓起籃球,臉色變了,眼神彷彿一隻狼,盯着獵物。3 N* @% E* ?( g* n+ u$ g. b
“砰!”6 `$ \/ E8 v/ O; z1 P6 H% r
籃球飛出好看的弧線,重重落在嚴力的鸡巴上,讓他咬緊了牙關。
“怎麼樣,爽不爽?”姜鵬邪笑。& l1 M" L$ I# A
“哈哈,夠勁!再來!”
“兩個!”
“三個!”
“四個!”/ ~- Q  ?9 k# T+ Y( @9 v9 o
……/ g5 M+ D5 @, j4 {3 C0 L: p+ V# K
姜鵬不愧是籃球隊長,連續九個球,都精準的落在嚴力鸡巴上,砸得這個渾身肌肉的健壯體育生青筋畢露,連腿都輕微顫抖起來。只不過,越是被砸,嚴力的鸡巴越是堅挺,赤紅一根,彷彿燒紅的鐵棒,不屈地朝天挺立。$ w2 y1 l; B2 h8 i$ z3 d( S
“最後一個!”
嚴力挑釁地看著姜鵬,姜鵬露出一個冷笑,抬手,投出。- M" n3 x; d4 B$ u: F1 A& I, X
籃球沒有落在鸡巴上,而是落在了嚴力的臉上,留下半個籃球印子。
“哈哈!差一個!”嚴力喘着氣,咧嘴笑起來。
“隊長最多!”籃球隊員們起鬨起來,“隊長玩他!”( G" S6 B$ A6 a3 t3 H) V/ j6 @/ c
“老子故意投漏的,”姜鵬在嚴力耳邊說道,“九個也夠玩你了,來,幫我含着。”) b2 y0 q& z; N2 @- H, e
說完,姜鵬扯下籃球褲,露出裡面早就勃起的碩大鸡巴,蹭在嚴力臉上。嚴力露出一個野性的笑,張嘴含住姜鵬的鸡巴,吮吸起來。. u+ A2 t' @0 a. P+ G- X7 e
“啊……”姜鵬呻吟一聲,手指在嚴力屁眼上摳挖起來。
嚴力嘴裡含着一根不輸自己的大鸡巴,屁眼又被摳挖着,爽得雙腿打顫,. B6 h4 ], Q! i, p4 d2 _
“力哥你屁眼裡水好多啊,”姜鵬壞笑着抽出手指,放到嘴裡舔了一下,“真鸡巴腥!鸡巴脹那麼大,是想被老子操?”
“你才是想玩爸爸的大鸡巴吧!”嚴力回應道。
“老子不玩你鸡巴,只玩你……屁眼!”
說完,姜鵬抓住嚴力的雙腿,狠狠把鸡巴朝那體育生的緊致屁眼裡幹了進去。! _0 A) X6 a7 ]
“啊!”
兩人同時低吼,都是爽的。等到適應了彼此的大小,姜鵬握住嚴力的腰肌,狠狠操幹起來。& {0 A. g# b+ K  w3 l" Q- Q. c
“力哥,你裡面好熱好緊!”5 {7 z% ]2 S( Y5 X: s
“用力啊!操!真鸡巴爽!啊!”
姜鵬一邊操着他,一邊吼道:“剛才是哪個沒卵子的最後一名?給老子出來!”
最先投球的那個男生戰戰兢兢走出來,比姜鵬還要健壯的體型,卻屁都不敢放一個。
“給老子舔!”  L9 ^7 r7 o- O, D& q3 `
姜鵬把嚴力的腳伸到男生面前,男生不敢反對,抱住嚴力散發着精液腥味和腳臭的大腳,舔吮着浸透襪子的男人雄汁。舔着舔着,胯下籃球褲裡的鸡巴也硬了。
“媽的,真舒服!”姜鵬一把扯下嚴力大的襪子,套在他鸡巴上,被淫水一浸,味道越發濃厚。
忽然,身後的男生喘息起來,姜鵬回頭一看,原來男生用嚴力的腳趾夾住自己的鸡巴,正在給自己打腳槍。* `' E" o! y: N: l
“哈哈,老子的腳爽不爽?”嚴力喘息着,一邊被姜鵬乾著屁眼,一邊被籃球隊員乾著大臭腳。
“老子要射了!灌滿你屁眼!”
姜鵬低吼一聲,抓住嚴力兩塊胸肌,將鸡巴一插到底,噴出濃厚的男人雄漿。
“操,射好多,”姜鵬拔出鸡巴,壞笑着伸到嚴力嘴邊,“力哥來舔舔,嘗嘗老子的味道!”6 \3 T) t. B& ], L/ h( y
嚴力舔完姜鵬鸡巴上面的精液和腸液,露出一口白牙:“老子還沒喂飽呢!”
“日,老子喂不飽你!”姜鵬罵了一聲,將鸡巴捅進去到底,“老子喂你喝爸爸的騷水!”
騷臭的尿水從姜鵬尿眼裡噴出,嚴力含緊鸡巴,喉結一陣翻滾,將尿液嚥下,然後露出一個爺們兒的笑容。) n! {" D+ M: J7 l8 y) N. J1 Y
“老子還沒喝夠!”
“操,兄弟們,讓力哥嘗嘗籃球隊的尿有多騷!”
籃球隊員們早就等不及,紛紛拉下褲腰,露出一根根粗壯的鸡巴,輪流幹着嚴力的屁眼,然後在他嘴裡撒尿。
“啊,好爽!操!乾死我!”5 ~  R2 N/ {: J2 l* q+ U
等到籃球隊員們射完精,嚴力那雙大腳上已經全部是白色的粘稠精液,屁眼張着一個洞,裡面的黃白精漿不斷滴下,姜鵬能輕鬆把四根手指插進去。5 y. L- S" g" z$ g0 e7 W$ \
而嚴力的鸡巴卻始終堅挺着,高高舉起朝天。/ }  G) T8 ?9 d) v
“力哥,想不想射?”姜鵬壞笑着。
“讓老子射!啊!”嚴力低吼着,渾身肌肉都緊繃起來。
姜鵬見狀,一把扯下繫在鸡巴上的鞋帶,那雙散發着濃烈腳味的球鞋應聲落地,而與之同時,嚴力的鸡巴朝着自己的臉上猛烈噴發出積攢多時的粘稠精塊。
“啊!啊!射了!爽!”( p9 r& {8 ]) `- q$ T! ]
姜鵬看著這個盡情釋放自己慾望的體育生,低頭狠狠吻了上去。嚴力遲疑了一下,露出一個野性的笑,也回吻過去。4 C! C. u  C' W5 B& ]2 w) o  i2 _
兩條濕潤的舌頭交纏着,分享着籃球隊員們的尿味。( V* r( }0 `7 i, x) [$ L: G
……+ b$ l" Z4 J% O: W
……8 V! {1 ^6 k9 `0 n6 c8 t
“力哥,你們體訓隊福利這麼好,下次來我們隊玩吧!”
“操!讓你操一次算爸爸賞你面子!”
“大不了讓你操一次!”8 ~8 _# n- P3 _: q& g
“你說的!”+ N$ T2 _5 U9 d2 e1 ^
“老子說的!”
“老子要當着你隊員們的面,狠狠操你!”
“有種就來!尼瑪!你個鸡巴又他媽硬了!”
夜幕降臨下的籃球場上,年輕雄性們彼此粗野地大笑,分享着彼此的鸡巴,還有屁
眼和臭腳


【七】
訓練結束後,嚴力和兄弟們一起回到更衣室。只不過和平時不同的是,大家都沒有換衣服,而是忍着一身汗臭,圍着嚴力。& o, k4 p' S, [! n) B( n# M
“力哥,快點啊!”
“操,你急個鸡巴!老子先休息會兒!”
嚴力罵了一句,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來喘氣。有膽大的隊友伸手過去,蓋在嚴力褲襠上。
“想摸就痛快點!”嚴力罵了一句。% |. y0 ^9 ]# G
隊友嘿嘿一笑,捏了捏嚴力褲襠裡那一大包,然後怪叫起來:“力哥,你鸡巴上戴着什麼?”: U0 o) `- H; H
“沒見過吧?老子讓你們開開眼!”
嚴力站起身來,一把扯下短小的訓練短褲。碩大的鸡巴被擠在塑料殼子裡,上面一把小小的鎖,迫使這根同類中的巨物扭曲在狹小的空間裡。# X" f! N, h" q
“我操,真的有啊!”有體訓隊的兄弟怪叫起來,“老子第一次真的看到鸡巴上鎖呢!”
嚴力做了個鬼臉,這個是教練強制他戴上的,為了防止他過度手淫。還別說,自從戴了這東西,嚴力沒法!
捋鸡巴,體育成績提高了不少。只不過反過來的短褲襠部,全是白色的痕跡,那是前列腺液乾透後留下的。
“哈哈,力哥你這鸡巴,訓練的時候流這麼多騷水啊!”
隊友托住嚴力被鎖住的垂軟鸡巴,嚴力在他手裡挺挺腰,故意磨蹭了幾下。要是平時這樣興奮一整天,現在早就擼管了。可是教練說了,今天是他第一次展示給隊友們訓練成果,要做好一點,何況還有貞操鎖的束縛。
“握緊了哈!老子給你們看更牛逼的!”7 K; p) `" k" [. _
嚴力深吸一口氣,用力憋緊腹肌,健壯的臀肌顫抖着,一根黑色的東西慢慢往外滑出。* f( c# }5 ?" V" h
“哦哦,真的插在屁眼裡!”
“出來了,臥槽,好大!”/ |- v2 q" l, ^+ ~% y4 W* x' y: A2 t
“唔!”
嚴力悶哼一聲,屁眼被撐開那根東西被噴出,落在地上,是一根黑色的假鸡巴,上面全是粘粘的腸液。; ]) W; X: n( i2 S
一邊的隊友撿起來,馬上罵道:“日,弄老子一手!”
其餘隊員哈哈大笑,紛紛湊過去看那根假鸡巴,互相傳遞打鬧着。- N' t+ _" j5 c8 b. E
“屁眼裡這麼多水?”
“廢話,你他媽拉的屎干的啊?”
體育生們正興奮的玩着手上的假鸡巴,就看到一個人走了進來。
“教練!”體育生們趕緊站好,齊聲吼道。! |$ i* P" Y8 j' Y
“都給老子站好!”教練皺眉,轉向嚴力,“準備好了?”
“早準備好了!”嚴力咧嘴一笑,指了指胯下被鎖住的鸡巴,“憋死我了,教練,把我鸡巴籠子解了吧!”0 J" E8 U; c+ ^! e8 Q
“你急個鸡巴,先讓老子檢查檢查,”教練笑罵道,“別他媽待會兒給老子丟人!”
“是!”嚴力甩甩鸡巴,鎖和塑料殻撞得嘩嘩作響。8 L4 x# w( o6 E* X' ^
教練彎下腰,一把摳住嚴力屁眼,罵道:“媽的,又硬了是吧?”5 P2 Y9 U; [8 o+ ?
嚴力嘿嘿一笑,任由自己的鸡巴被教練搓揉,說:“教練,不知怎麼,被你摳屁眼比自己摳還爽!每次一摳,鸡巴就硬得和鐵似的,爽爽左硬是半天射不出來!”
“現在能塞進幾個球?”& n7 Q7 F, @0 `
“嘿嘿,五個!教練,我厲害不?”嚴力夾了夾括約肌。: C: [: C6 E& z' G6 S5 h6 r
“操,這屁眼子越玩越大!”教練罵了一聲。
“靠!教練,老子屁眼可緊了!不信你試試!”嚴力不服氣地叫嚷起來。; O9 A8 h4 x. H
“試個鸡巴!你就想老子操你是不?”$ E" I! q% Q, c0 d
嚴力不答話,腹肌一緊,說道:“教練,你往外抽!抽得出來我再戴一個月鸡巴籠子!”' L- m9 t& ]$ J7 x# B
教練聽他一說,把手指往外用力拔,卻一下沒拔出來,被屁眼緊緊吸住。9 \6 Z2 s0 @7 s- L( L
“真他媽緊!臀大肌鍛鍊得不錯!”教練在嚴力壯臀上拍了一巴掌,“不錯!要給你點獎勵!”
“教練,獎勵什麼啊?”8 _1 E6 X" |% G! {3 ]! J  z
“老子一泡尿憋了好久了,你不就想喝老子尿?張嘴接着!”5 i" H  ^2 T2 H/ t4 x) [/ g
嚴力興奮起來,他覺得自己是有些受虐傾向的,喜歡被教練當眾責罵,加罰他訓練,繃著全身肌肉去完成懲罰。但是還不夠,他想要教練更加兇狠地懲罰他!把他按在地上,揍他的腹肌,踩住他的鸡巴,往他嘴裡撒尿,逼着他全部喝下去!) K0 ?" H* V+ B2 ]# q
現在當着體訓隊兄弟們的面,喝教練的騷尿,嚴力的鸡巴更硬了!$ l7 b% _/ b% V/ N4 z
粗大的鸡巴捅進喉嚨裡,嚴力就感到一股激流打在自己喉嚨裡,趕緊開始吞嚥。
教練一泡尿快一分鐘,全都灌進了嚴力肚子裡。  Q5 Z3 W( J1 @3 a8 U9 _( [
隊友笑起來,起哄問道:“力哥,教練的尿水什麼味啊?”
嚴力吐出鸡巴,喘着氣,咧嘴笑道:“男人味!夠勁!”* t( E/ g7 r( D* {" o5 v
“我日,力哥鸡巴硬了!”/ n  @% a2 t9 x- j$ x
胯下的貞操鎖裡,原本垂軟的一團開始變得堅硬,把貞操鎖往前頂了起來。
“他媽的,天天鎖着還能流這麼多騷水!”教練撿起地上嚴力脫掉的訓練短褲,朝他嘴裡塞去。嚴力緊緊咬着自己的訓練短褲,上面的淫水被口水化開,滿嘴都是自己鸡巴的味道。+ t) m4 i& O& n/ P' b
咔嗒一聲,貞操鎖被解開。被束縛的大砲猛地挺起來,嚴力喉嚨裡發出低沉的興奮吼叫。- q6 D/ i  X8 R' \
教練把手指從嚴力屁眼裡抽出來,就着手上的腸液,握住了嚴力硬挺的鸡巴,狠勁兒往下掰。; }" a& J- J# w4 |1 d
嚴力挺起腰胯,伸出鸡巴讓教練全部握住,嘴裡還含糊地說道:“狠勁兒掰!掰斷這大鸡巴!”; S1 a8 `* L/ d5 z
“看好了啊!老子告訴你們怎麼和這逼崽子做,”教練抓抓胯下一包,“男人屁眼很緊,要先潤滑……笑個鸡巴,沒用過潤滑劑啊!”
教練瞪了一眼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肌肉小子們,繼續說道:“你們力哥沒有女人的屄水兒,屁眼裡雖然有腸液,但是以防萬一,要先做足準備!”
嚴力湊過去,壞笑着看了教練一眼,低頭朝教練的胯下湊過去,埋在褲襠裡深深吸氣。* d8 E9 i% |, r/ \
“對,要正對著鸡巴……操,掏出來舔!”# b3 h2 h& M' B; D: y
教練笑罵著,在嚴力臉上輕輕拍了一巴掌。嚴力退開,因為埋在教練褲襠裡缺氧而臉色發紅,卻更加性感。  E9 Y, p% J' ?% K" K
“教練你硬了。”有體育生朝教練擠眉弄眼,其餘人馬上起鬨。
“操!小逼崽子!老子又不陽痿!”教練瞪起眼睛,“接下來該幹嘛了?”
“舔鸡巴!”隊友們起鬨。" n7 K# i0 p  ^: _4 ~7 }3 n9 y5 n
嚴力興奮起來,一把拉下教練褲子。教練就穿著一條籃球褲,被嚴力一把扯下,教練對著嚴力笑,把握住碩大的鸡巴甩了甩,拍打在嚴力臉上,示意他把嘴裡的內褲吐出來。9 ?$ ^( |! `2 w# |' ^/ `* d" _
“操,教練,又要舔啊!”嚴力吐出內褲,有些鬱悶,“那麼長,吃不下啊。”0 Q5 \" H8 u3 }- t  U. A
“別他媽廢話!”教練把鸡巴往嚴力嘴裡捅。0 F# f, Q9 f- G5 J
嚴力無奈地張開嘴,讓教練把鸡巴捅進來,舌尖不住地舔吮着教練那根傲人的肉棍子,將它浸潤。
“好了!”
教練從嚴力嘴裡抽出鸡巴,已經是一柱擎天,粗粗壯壯的一根硬貨。
“教練鸡巴好大!”6 s6 H6 c2 a% E6 O8 w+ m" r' W
“操力哥!操力哥!”
“都他媽給老子仔細聽著!”教練一聲怒吼,體育生們老實下來,“就算是鸡巴舔濕了,也還是不夠!所以需要擴張!上去趴着!”
嚴力趴在長凳上,用力分開自己雙臀,露出中間的屁眼。
“先進去一根手指,像這樣慢慢插進去轉動……摸索到某個部位,對,看到沒有,他鸡巴跳了一下,找準這個位置慢慢按壓,然後逐漸加多……大概三四根手指就行了,懂了嗎?誰來試試?”: @% Q8 F/ P2 E0 s: n" b
畢竟是操男人,第一次都有些顧忌,所以沒人搭話。8 N! }- C6 F" Z  v% u
“媽的,一群鸡巴大膽子小的慫貨!”教練吐了口唾沫,“誰來!”
“教練,我!”0 ~) Z5 Z6 R* `5 \7 F  X+ g
“陳路就你他媽最積極!”教練讚了一句,“有種!”5 X/ f# r0 N0 Z3 l- P) ^
陳路嘿嘿一笑,竄了過來,在嚴力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。
“嘿嘿,力哥,你第一次是我操的!”: z; E( G) ~6 I6 [) O/ w
“操,老子被教練操了好多次了!”嚴力豎起一根中指,痞笑起來,“你這鸡巴想操老子第一次?門兒都沒有!”
“教練,你怎麼先上了,不公平啊!”陳路喊冤。
“滾你!”教練笑罵道,“還不快點!”
“反正咱隊裡我第一個操你!也賺了!”
陳路剛摸到嚴力屁眼,就感覺到那柔軟的小穴蠕動起來,立刻把手指噗哧一下插進嚴力屁眼,興奮地喊道:“力哥,老子第一回摸你屁眼,裡面真鸡巴緊啊!”$ i3 ?' L/ E" h
“知道爸爸屁眼緊吧?要操老子趕緊操,爸爸鸡巴硬得都流水了知道不?快讓爸爸爽爽!”0 K. N# k; P. k: l( ]
“操!誰他媽是爸爸?兒子鸡巴流水了是不?想要爸爸鸡巴操你?先把你老子鸡巴潤潤!”
陳路亟不可待地扒下訓練短褲,掏出那根在田徑場裹了兩個小時的騷臭鸡巴,塞進了嚴力嘴裡。7 T1 d+ K* o  ~5 Y
“怎麼樣?爸爸鸡巴大不?大就多吃吃!”
嚴力舔得夠了,吐出那根雄壯的鸡巴,痞笑:“這麼小,塞不滿老子屁眼呢!換個大的來!”, P: O' k  D+ R% Z4 h: W' L' h% c
“力哥,再大就只能用棒子捅了!”隊友起鬨,看陳路的笑話。7 m1 ?/ _0 h  ~# [) A
“靠!讓你嘴硬!”
陳路面子上掛不住,一把扯掉鞋襪,把穿了一天的臭襪子塞在嚴力嘴裡,然後抱住嚴力的臀肌,一桿進洞。! z9 H, d6 y1 `
“怎麼樣?爸爸鸡巴大不大?操得兒子爽不爽?”陳路一邊狠狠操乾著嚴力,一邊罵著,“用你後邊的騷洞把爸爸鸡巴好好含着!”" i4 W6 L% i, L" _* }: s
“就你這……小鸡巴,想把爸爸操舒服……呃……”嚴力嘴裡塞着襪子,說話含含糊糊,還在故意夾緊屁眼,想把陳路的精液榨出來。* |) e6 m& `/ N5 _/ F* U
“教練,他鸡巴硬了,要不要給他爽爽左?”7 J$ l0 {) R' [  ~; C3 o: r4 n
“打個屁!把他翻過來操!”
“嘿嘿,得令!”- y  V$ {: L. z8 g
陳路立刻把嚴力抱在身上,狠狠往上挺腰,捅進他屁眼的深處。
“狗日的,鸡巴這麼大,被人操硬了! `
教練的球鞋踩在嚴力鸡巴上,嚴力吐出舌頭,壞笑着看了教練一眼,張開大腿,好讓教練踩住整根鸡巴。: T5 |' j" [. v. u, I8 H8 o1 T1 _
“教練,幫我打腳槍……啊……爽……踩爛老子的大鸡巴……”
“媽的,襪子都塞不住你那張嘴!給老子含着!”
教練一把抽出嚴力嘴裡死死咬住的襪子,把鸡巴捅了進去。% r. s: q" ]5 m% t# v" `& k+ o
“哦……舒服!喝老子屌汁……都喝乾淨……操,你他媽幹什麼!”
不知道什麼時候,嚴力的手指開始在教練屁眼周圍轉來轉去,趁教練沉浸在鸡巴被吮吸的快感中,一把插了進去。/ ^3 s) s. b/ V
嚴力摸過自己屁眼,沒有玩過別人的。教練屁股外面好多毛髮,裡面滾燙,緊緊地吸着他的手指。於是他更加賣力地吮吸着教練的鸡巴,手指在後頭操着教練的屁眼。
過了會兒,嚴力吐出鸡巴,壞笑道:“嘿嘿,教練,要不要舔舔?”
教練猶豫了一下,被自己的隊員舔屁眼有些丟份,但是都是幫搞體育的男爺們兒,爽起來了什麼都不顧,想起嚴力被舔屁眼時的爽樣,也就痛快同意了。! J( f( z5 D- @! p/ G+ v
教練轉過身來,露出臀肌間緊密的小穴,嘴裡威脅道:“媽的,給老子舔爽了!”
“嘿嘿,是!”
嚴力抓住教練飽滿緊壯的臀肌,往教練臀縫間伸出舌頭舔了一下,壞笑道:“教練,你屁眼味道真大!”/ ]- z7 r$ |8 {: ^' ~
“操!”教練臉上有些掛不住,“要舔就舔,廢話那麼多,小心老子加罰你!”6 j& V" o4 A: W& G9 g" d% l9 N6 q
嚴力閉了嘴,倒不是怕加罰,而是現在他全神貫注地把舌尖往教練的屁眼裡伸去,男人的汗味和排泄物的些微味道混合在一起,令他異常興奮。9 B2 E( @# U: g; I
教練微微呻吟起來,呼吸粗重了許多。陳路在後面操着嚴力,問道:“力哥,教練屁眼什麼味兒?”) s) n! ?# ?+ v5 r* q; ^# B' Y& X& ?
“鹹的……啊……操深點……”7 V( H) N5 I& A, R) S4 V# `' X
陳路伸手越過嚴力,握住了教練的鸡巴,頓時叫起來:“操,教練流汁了!”
其實教練早就被舔得爽得不行,鸡巴上騷水滴了一地。每一次嚴力的呼吸噴在屁眼上,都是癢癢的,讓他想要被進入更深。可是嚴力舌尖只有那麼長,每次只能舔進屁眼一點點,陳路這一嗓子,讓他乾脆爆發了。9 ^9 `% q- S$ S
教練低吼一聲,反手握住嚴力的鸡巴就要往屁眼裡插,可是這時候嚴力卻抓住自己的鸡巴,就是不插進去,反而伸手摳住教練屁眼,不讓他坐下來。3 r) D2 o/ p4 |" M* E) O
“教練,你幹啥?”3 I$ D$ K3 r2 K" y' U/ F# i
“我……我想……”教練嚥了口唾沫,然後低聲說道,“我想被你鸡巴操!”/ i/ U  d: O# ?- |
“日!教練,你開玩笑的吧?”嚴力叫起來,“不都是你操我?”
“我……我想試試,感覺蠻爽的。”7 W7 q! e/ g. _
見教練語氣放得蠻低了,嚴力說道:“自己插進去吧。”# g+ r- u+ h0 p1 ^  y# r
教練早就忍不住了,見嚴力答應,掰開自己屁眼,把那根大鸡巴抵住自己的穴口,往下一坐。
“啊!”" r( X$ X, c9 J+ M7 h7 T6 n
教練吼了一嗓子,屁眼裡被撐得滿滿噹噹的,雖然很痛,但是那種被填滿的感覺,卻讓他興奮極了。
“教練你這麼重,我操不動啊。”嚴力捏了捏教練的乳頭,懶洋洋說道。8 M3 M" f8 R  C' @- s2 E
“媽的,耍老子是吧!”教練怒罵,“你他媽有操不動的時候!”7 U! S- R. ]1 q) `' E9 l# L
“那,叫我一聲教練我就操你。”嚴力撓撓胸肌,就是不接茬。7 m  A: D  R- U: b! u
“……”教練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喊道,“嚴教練。”5 w% O1 }7 Y6 x0 K0 B$ M1 m
“叫我什麼?”, A4 ~7 |" w4 ^; t- {- R$ W' o) j% X
“……嚴教練!”( Q/ K' K& e) L2 d' h! |* w- T
“幹什麼?”/ ?5 h, }7 W, o3 x+ x/ H8 {$ |9 J
“嚴教練操我!”9 _  I& J% i( s4 L8 @
嚴力聽到這句,終於猛烈開動起來,抱住教練得身體,憑藉著精實有力的腰肌和腹肌,狠狠地挺起身,操進教練屁眼深處。而身下的陳路,根本不用自己動了,嚴力每一次抱著教練操,都會從自己鸡巴上離開,就剩個龜頭在裡面,然後再狠狠地吞下,來來回回幾次,比自己動還舒服。8 y. H+ T; U4 u: N, W
“操,力哥,牛逼啊,舒服!”
“更舒服的還在後面呢!”& {- n1 O' F2 U/ h+ u
嚴力抱起教練,直接從陳路身上站起來,雙手分開教練健壯的雙腿,然後蹲在陳路面前,壞笑道:“哈哈,你操不到老子第一次,教練的第一次也被老子操了!”
陳路看著面前的教練,被嚴力用把尿的姿勢抱著,雙腿分開,籃球褲掛在一條腿上,鸡巴跟銅棍一樣高高翹起,淫水流得到處都是。0 t' j# Q; X: t1 q8 }& O
“操,教練,你這樣子真他媽性感!”陳路嚥了口唾沫,不自覺的伸手握住教練的鸡巴,又粗又熱的一根,比自己這幫體育生小子的大多了。5 H6 K$ _' [1 C3 h
“別抓……啊……老子……鸡巴……”教練遮住臉,低聲吼道。
“哈哈,教練,你屁眼都出汁了,”嚴力摸了摸兩個人結合的地方,手上弄得都是白漿,然後對陳路壞笑,“要不要試試?”8 N0 Q# H" l+ m
“媽的,插得進去?”陳路舔舔嘴唇,覺得自己鸡巴快爆炸了。* H' _0 O1 b2 Z% w# }
“老子都能被操進去,教練肯定能行!”嚴力壞笑起來,“試試唄!”
陳路伸出手指,往教練屁眼裡摳進去。教練窄小的處男穴被嚴力屁眼塞着,滿滿噹噹的,連屁眼裡的淫汁都漏不出來,可是架不住陳路蠻幹,竟然真的把手指插了兩根進去。% D8 n0 X# c* m$ l6 ~; N) W
“操,教練,你這麼壯,屁眼裡怎麼這麼嫩!”' K! [3 f  r2 Z& _5 a
“我操,你們兩個小逼崽子……”" b1 N: Y* ]4 X% ]2 @: _: b# \* x8 }
“教練,想不想試試?”嚴力在教練耳邊誘惑道,“我和陳路兩根大鸡巴插進你屁眼哦?”% g# [' p1 k3 S3 |
“你媽逼……”教練的聲音小了下去。
嚴力把鸡巴抽出來,粗大的手指插進教練屁眼,然後用力往兩邊分開,露出鮮紅的腸肉。教練的腹肌頓時收緊,喉嚨裡低吼一聲。( A0 p/ s9 ?/ o1 b
陳路把自己的鸡巴和嚴力的鸡巴並在一起,兩根粗壯的鸡巴上,都沾滿了腸液,散發着淫靡的光澤,然後朝教練被掰開的屁眼用力插了進去。# g+ J- w( U- o3 g
“啊!”+ m: C; a& i; ~4 C
教練咆哮一聲,兩根粗壯的鸡巴捅進來,幾乎讓他腦子空白了一瞬,然後是撕裂般的疼痛。
“操!快給老子拔出來!”
嚴力和陳路都沒有說話,教練抬起頭來,發現隊員們用驚訝的眼神看著自己。% g  ]+ D) g* S0 L5 m' @
“教練,你剛才那一下,臥槽,牛逼啊!”" Z: w7 M' Q6 s0 `
什麼東西?$ q7 d5 d% O* t) y
教練低頭,才發現自己腹肌上全是白花花的粘稠精液,還有透明的液體。
“男人也會潮吹啊!”陳路抹了一把教練的精液放進嘴裡,“呸,真他媽腥!”' p0 X" S( p$ {, |* o  M& d
陳路把教練的雙腿扛在肩膀上,和嚴力一起用力,將教練抱了起來,站起身操着,三人結合的部位,淫汁一直流在地上。- P9 o7 V* ]5 i" D# }5 S7 x; I
“媽的,老子受不了了!”: E4 Z* [% i: W9 w: ^" l, _/ R
有隊員吼了一嗓子,扯下褲子,挺起堅硬的鸡巴,朝嚴力走過去。
嚴力痞痞一笑,一隻手在自己臀大肌上拍了一下,說道:“來!”
伴隨着四周漸漸起伏的喘息,更衣室裡空氣彷彿被煮沸,年輕雄性的低吼和呻吟在不大的空間迴蕩着。這一晚,注定是體育生們愉悅的巔峰.


有番外
Reply

Jack'd - Gay Dating [ジャックト]



Forum Jump:


Users browsing this thread: 1 Guest(s)

Top 20 Asia LGBT


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 - 性/別小眾友善醫療推廣計畫 LGBT Friendly尖沙咀泰仔按摩 Thai Massage Tsim Sha Tsui, Hong Kong
Contact Us 聯絡我們 http://hkgay.netHKMENSPA - hkmenspa.com - Hong Kong No.1 Gay Outcall Servic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