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read Rating:
  • 0 Vote(s) - 0 Average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爸爸抓到了我打手槍
KinDO, 香港第一男男按摩服務, 旺角男男按摩, No.1 Gay Massage in Hong Kong
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 - 性/別小眾友善醫療推廣計畫 LGBT Friendly

#1
“爸爸在教課,你別這樣,乖。” 爸爸難為情地說。

-------

我的父親是一位在大學裏教書的老師,他今年46歲,而我則19歲。我還在讀書,所以在家裏呆著的時間比較多。

父親和母親的婚姻並不美滿,母親不滿父親以前和母親在一起之前喜歡過男生,所以結婚一直以來非常不滿父親(母親是在結婚之後才知道的)。結果他們倆在我18歲的時候離婚了。從那時開始,我和父親就相依為命了.他生病時我照顧他;我生病時他照顧我。所以我和父親的感情非常好。但是有一天之後...我們的關係變了。

[一星期前]

那天,父親說他要在大學裏開會,可能會接近深夜才回家。聽到這個消息,我也興致勃勃地拿出手機,在客廳裏打起了手槍來。我對在比較開放的地方自慰有著強烈的著迷,所以每當父親不在,我就會在客廳裏打手槍,享受這種刺激的感覺。

而就在我自慰到接近把精子射出來之前,家門竟然打開了!我驚恐地看向門口,看到了一臉震驚的父親。他怎麽也沒想到他這一生會看到自己的兒子高潮的瞬間。而我不爭氣的小弟弟竟然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,全射在了我的腹肌上。

父親也露出有些難堪的表情,默默地走出家門,好讓我有個臺階下。我也火速地進到浴室裏清理腹肌上的精液。當我清理完之後,我就坐在書桌面前,想著要怎麽向父親道歉。就在這時,父親敲了敲我的門。

父親:“郁,我買了外賣,出來吃嗎?”

我:“哦...” 我虛心的說道。

父親:“趁熱吃啊,別餓壞了。”

我聽著父親的話,內心對他不起的感覺更是強烈。我之後也到飯廳裏吃起了晚飯。幾分鐘後,父親也從浴室裏出來了,並坐在我的對面吃起了他的飯盒。

我:“爸...我--”

父親:“吃東西吧,別說那些有的沒的。”

我聽到父親這樣說,更是知道自己令他失望了。

我:“那...你為什麽會早回來...呢?” 我支支吾吾地問。

父親:“看錯日期了,是下個星期,不是今天。”

我:“哦...”

那一頓飯就在尷尬的氣氛下匆匆的結束了。

到了晚上10:30,我躺在床上準備睡覺。怎麽知道我一閉上眼,我的腦子裏全是剛才父親驚恐的樣子,完全不能入眠。就在這個時候,父親突然敲了我的門。

父親:“郁,睡了嗎?”

我:“還沒...你要進來嗎?”

之後,父親就進了我的房間,然後坐在我的床旁邊。

我:“爸...我...錯了...”

父親:“別傻了,你也長大了。有這種需求是很正常的。”

我:“但是我...”

父親:“爸爸有嚇著你嗎?” 父親溫柔的把手放在我的頭上。

我:“有...”

父親:“我真是對不起你,在家裏的時間那麽少,都沒註意到你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。”

我:“是我不應該在...客廳...”

父親:“哈哈沒事了,看你怕的。怎麽樣?在學校有沒有認識到喜歡的男生呀?”

我聽到 “男生” 這兩個字的時候,嚇得從父親身邊“彈”了起來。

我:“蛤...什麼男生...”

父親:“少騙爸爸了,你喜歡男生不是嗎?爸爸看得出。”

我:“我...”

我眼中的淚水突然溢出,一滴一滴的掉在我的腿上。這時我才發現到父親是多麽的在乎我。我抱著父親開始哭了起來,內心裏似乎放下了一塊大石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有哭了,我這一哭,哭到自己也累了,就這樣倒在了父親的懷裏。

在我睡夢中,我隱約覺得父親溫柔地把我好好地讓我躺在床上,但是我也沒張開眼睛。就在這個時候,我感覺到胸前有一股溫暖的感覺。突然,我發現我的衣服被撩起來了!我張開眼睛,竟然看到父親正撩起我的衣服!父親在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之前,一口把我左邊的乳頭含住。

“啊!” 我驚訝的叫了出來。

父親看到我醒來了之後,不但沒有停下,反而還用他的手玩弄我另一邊的乳頭。像我這種一次性愛的經驗都沒有的男孩子來說,這一切的刺激都太強烈。

我:“爸...不要...不可以...”

父親沒有說話,只是一心地舔弄我左邊的胸部。過沒多久,父親就換邊舔弄我右邊的乳頭。我想要把父親的頭推開,但是身體卻被父親挑逗得沒有力氣。

之後,父親變得變本加厲,他開始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裏面,撫摸著我的大腿。我被父親挑逗的滿臉通紅,身體更是控制不到地不斷扭動。

我:“爸...不要摸了...不可以...”

只見父親一手把我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拉下,露出了我無毛的胯下。我抓著父親的手,想要父親停下。但是,父親卻沒有停下,反而還張開口幫我口交。

我:“爸爸...不要...這樣不可以...很骯臟...拜托了...”

我嘴上說著不要,但是我不爭氣的小弟弟卻硬得難受。沒多久後,在父親的口交下,我的雞巴受不住刺激,射出了精液。

我:“嗯...不要...射...” 我語無倫次地說著。

父親:“很好,這樣就代表你放松了,做得好。”

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換氣,像是做了一場激烈的運動一樣。怎麽知道,父親這個時候才開始做 “正經事”!

父親把我反過來,讓我面部朝下,屁股向上。之後父親開始舔舐我的肛門。我抓緊床單,承受這如此強烈的刺激。

我:“爸...你在做什麽...我們不可以這樣...不能...嗯...” 

我竟然不小心發出了嫵媚的叫聲!

父親聽到後,就好像忍不住的發出更加越界的行為。他開始把手指伸進我的後廳裏,幫我“開發”。

我:“啊...啊...不要...爸爸不要...”

父親:“放松啊兒子,差不多了。”

我:“嗯...不是...不要...停下...我不行了...”

由於這是我第一次有異物進入我的肛門,所以我的雙腿很快就變得無力了。我雙腿就這樣任由父親擺弄,被肆意地玩弄著。

父親指奸了我接近五分鐘後,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。就當我還以為父親要停下的時候,突然一個更粗,更長的物體入侵了我的屁眼!我這才發現原來父親並不是要停下;而是要和我發生性關係!

我:“啊...爸~不要了...哼...我快不能了...大...”

父親:“兒子...對不起了...”

我:“要壞掉了...爸爸~”

我帶著少許痛苦和淫蕩地呻吟著。

父親:“會很痛嗎,郁?”

我:“不...爸爸不可以...我們--”

父親:“噓...今晚別管這些,好不好?”

我搖頭,不敢相信正在發生的事。

我:“不能...爸爸~我好像要死了...”

父親:“第一次是這樣的,乖。來,讓爸爸抱著你。”

之後,父親把我抱起來,然後把我面部朝上地放在床上,而父親則繼續壓在我身上幹我。父親一邊抽幹,一邊抱緊我;而我則本能地緊緊抱著父親寬大的肩膀,承受著他一下又一下的抽插。

接下來,在父親溫柔的抽插之下,後廳再也沒有任何的痛楚,傳來的反而是源源不絕的快感。我不再發出痛苦的呻吟,反而還不斷的嬌喘。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叫聲,都讓父親聽到了。

父親:“可以嗎?還會痛嗎?”

我搖頭。

我:“啊...啊...不痛...爸爸~”

父親:“那就好。”

不久後,父親似乎放慢了抽插的力道,似乎有話要說。

父親:“郁...爸爸想射了。”

我知道父親接下來要說什麽,所以我點頭,允許了父親那過份的要求。

父親:“那爸爸要來了...” 父親溫柔的說道。

我抱緊父親,抱緊我眼前這個溫柔的大男人。不久後,父親一邊發出低沈的呻吟,一邊用力地操我,把他的精液都射進了我的處男穴裏。射完後,父親緊緊地把我抱著,一邊大口地喘息著。

我:“啊...爸爸...我要去廁所...要流出來--”

父親:“別擔心,流出來才好看。” 

我:“這樣不好...骯臟...”

之後,父親就把他的雞巴從我的後廳裏拔出來,使得他的精液一點一點的從我的屁眼裏流出來。父親還特地用手指把流出來的精液推回我的屁眼裏。

我:“嗯...爸爸...這樣...”

父親:“爸爸想要你好好收著,可以嗎?” 他輕聲地說著

我聽到父親溫柔的語氣,心裏不禁感到羞恥。

我:“怎麽可以這樣...我不是女生...”

父親:“哈哈,在說什麽呢,傻孩子?”

我:“爸爸...開心嗎?”

父親:“很開心,但是...太對不起你了。我不應該強迫你這樣做。”

我:“沒事...爸爸,我想抱著你睡覺可以嗎?” 我帶著撒嬌的語氣說著。

父親聽到後似乎有些驚訝。

父親:“哦,那爸爸今天陪你睡。”

聽到父親這句話之後,我就把頭靠在父親結實的胸膛上,閉上眼睛睡了。那一夜,我仿佛回到了小時候一樣,在父親身上感受到了一份久違的安心感。

[第二天早晨]

由於經過了昨晚刺激的經歷,我睡到了8:30才起床。當我起床時,發現父親已經出門工作了。一想起昨晚的事,我不安分的下體又充血了,內心仿佛被開啟了某些開關。

到了傍晚6點,父親從學校回來了,但是他沒特別答理我的走進了房間裏用電腦去了。我內心有了少許的失望,還以為父親會給我一個擁抱。我好奇把頭探進父親的房間,才發現到原來父親為他的學生加了一節額外的課。難怪父親沒搭理我,我也沒想那麽多,就去廚房為父親準備晚餐了。

6點50分時,我煮好了雞粥給父親,想著讓父親吃。殊不知他還在教課,但是他對我說他大概7點就會完了。

內心調皮的我油生出邪惡的念頭。我跪在父親的座椅旁,然後隔著父親的西褲用手撫摸他的大腿。父親卻試著輕輕地推開我的手,我不肯,直接把父親的褲子和內褲脫下,露出他早已硬邦邦的雞巴。我偷偷地壞笑,笑父親好色。之後我就把他的肉棒放進嘴裏。

此時,父親把他的麥克風關掉。

父親:“郁,爸爸在教課,你別這樣,乖。”

我:“就讓我吃嘛~爸爸拜托~” 我撒嬌說。

父親:“真拗不過你...那你別太大聲,我快結束了。”

我:“嗯。” 我點頭說,然後就繼續幫父親口交了。

幾分鐘後,父親也把電腦關了,然後輕輕地撫摸我的頭。

父親:“你什麽時候學得那麽壞了,哼?”

我:“我沒有學壞...只是很喜歡這個...” 我對著父親的雞巴說。

父親:“真色。”

父親閉上眼睛,享受著我的服務。我幫父親口交了多幾分鐘後,他突然把我的頭擡起來。

父親:“想吃爸爸的精子嗎,兒子?”

我:“想...我還沒吃過。”

父親:“好,那爸爸射給你吃啊。” 父親不間斷的發出沈重的呼吸聲,像是在告訴我說他很喜歡一樣。

我看著父親享受的表情,內心不由自主的感到害羞。突然,父親也張開了眼睛看著我。突如其來的眼神接觸讓我感到羞恥而避開了父親的眼睛。

父親:“兒子,可以看著爸爸嗎?爸爸很久沒仔細看著你了。”

我也聽話的忍住羞恥感,一邊幫父親口交,一邊看著父親的眼睛。父親似乎受不了這種視覺刺激,發出了更加滿足的呻吟。

父親:“啊...好可愛...啊我的寶貝兒子...”

聽到自己的父親稱贊自己可愛使得我更是害羞。

突然,父親擡起他的腰部,把他的精液射進我的嘴裏了。我也試著把父親所有的精液吞下,卻因為缺乏經驗而導致有一些從嘴角流出了。我想要用手指把殘留在嘴角的精液抹掉,但是卻被父親阻止了。父親把嘴巴湊近我的嘴角,把那些殘留的精液舔去。

我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,被父親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。

我:“爸...你...”

父親:“爸爸的東西,你不可以浪費哦。”

說完,父親就吻上我的嘴唇,把他舌頭上的精液送進我的嘴裏讓我吞下。我順著形勢,雙手環繞父親的頸項。然後父親就把我抱起來,放到他的大腿上。

父親:“你像個小孩一樣,還是那麽厲害撒嬌。”

我:“說什麽嘛...怪害羞的...”

父親:“兒子啊,你喜歡這樣嗎?”

我:“討厭,我才不要回答這樣的問題呢!奇奇怪怪的...”

父親:“來,給爸爸親。”

我從父親的座椅跳下,調皮的笑。

我:“不要,爸爸那麽壞~”

父親:“到了晚上我就 ‘懲罰’ 你這個壞孩子,哈哈!”

就因為父親發現了我喜歡男生,就因為父親抓到我在客廳打手槍,我們的關係發生了我意想不到的改變...

現在,父親在假期時都會花時間和我相處。客廳、廁所、父親的房間、甚至是愛情酒店裏,都有我和父親做愛的痕跡。就算我和學校裏的男生曖昧的時候,我也持續著在家裏和父親做愛的習慣。
Reply
#2
簡單一句:
爸爸30年前係人家兒子,兒子30年後又是人家的爸爸At;世事就是循環。

我係水象星座,你呢?Tongue
Reply

Jack'd - Gay Dating [ジャックト]



Forum Jump:


Users browsing this thread: 1 Guest(s)

Top 20 Asia LGBT


關懷愛滋 AIDS CONCERN - 性/別小眾友善醫療推廣計畫 LGBT Friendly尖沙咀泰仔按摩 Thai Massage Tsim Sha Tsui, Hong Kong
Contact Us 聯絡我們 http://hkgay.netHKMENSPA - hkmenspa.com - Hong Kong No.1 Gay Outcall Services